被討厭的勇氣。

© 雨痕>w<
Powered by LOFTER

【BTS】花樣年華 1.

* bts 防彈少年團 " I need U " 

* 超好聽 

*虐是一定的

* 甚入 


以下 



就好比綻放於盛時 ,如同那般亮麗揮灑太陽底下的鮮花


那樣的歲月斑駁 ,那樣的高傲華麗 。越發耀眼的姿態


那樣一閃即逝的青春


在漸漸敗壞之後


令人羨慕不已的... 



' 花樣年華 ' 



褐髮少年睜開雙目


' FALL FALL FALL '


' everything '


' 飛散了 '




潔白的房間 ,恍然的望向綻放著白光的窗外


那樣美麗的花朵


不再擺著亮麗的姿態 ,飄下


' FALL FALL FALL '


' everything '


' 凋零了 ' 





櫻白髮少年操弄著手中的打火機 ,房裡一片黑暗 ,除了從沒有拉上簾的窗子擅自照進的日光 ,其他的一切都吞沒於令人寂靜到孤獨的暗之彼方


' 因為你 我這樣的報廢了 '


坐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雙人床上 ,不斷的點火又放開 、點著了又熄滅


‘ 停止吧 現在不再擁有你 ‘


本來就蒼白的肌膚被隨時都能放縱無情的火焰照的顯得渺無生機


白紅色的雙眸瞪著什麼都沒有的前方 ,然後在下一剎那又將那充滿悲憤的眼神轉為孤寂


他向後倒下 、潔白柔軟的被子將他包圍


他閉上眼睛


‘ 甚麼都做不了  像什麼一樣 ‘


打火機落在一旁


高立於一旁的檯燈明明滅滅 ,已經碎裂一半的壁紙就和他的心一樣 、遺失了一半


‘ 求你不要再給我藉口 ‘


“ 征國 …”


...你去哪裡了__




黑髮病人從床上坐起 ,又到了 、這個時間... 。他扯掉點滴 ,蹣跚步伐的走向洗手台前的鏡子 ,瞪著裡頭的自己


‘ 你不能這樣對我 ‘


‘ 鄭號錫 ‘ 在鏡子裡取笑著自己 ,讓他想把鏡子連同拳頭一起砸碎


他想起了那個 、已經離開了的 ,總是耀眼的不行的橙髮少年。為什麼他要這麼趕他走呢 ? 因為他不像自己一樣嗎...


‘ 你所掩蓋的所有話語 ‘


他已經...


‘ 遮蓋了所有事實  將我撕裂 ‘


將鏡子後的櫃子打開 ,滿是藥罐的擺放早已習慣 ,只不過是恐懼而已。早晚他都會因為這些壓抑著自己的藥而暈厥不振吧


朴智旻...拜託你回來...


‘ 打碎了我  讓我抓狂  已經厭倦了 ‘


就算我清醒的時候越來越短 、 我也不想失去你...


我真的 、 不能失去你這麼好的朋友


‘ 全都帶走吧  我只是厭倦你了 ‘


將名為藥的毒品吞食而下


其實


不過是自己被名為終焉的藥所吞噬而已


嗜睡的病魔再次被吞壓回去


愈發愈強烈




把潔白的五片花瓣珍惜似的、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


' but you are my everything ( you're my ) '


眼裡滿是絕望的他靜靜從床沿站起 ,他看著手中的花瓣 ,眼神溫柔又空虛

放置在光線照進的地上


偌大卻又什麼都沒有的潔白房間,金碩珍就只能獨自一人的,沒有誰的陪伴


' everything ( you're my ) '


就算再富有,沒了朋友的他還是一片虛無


就這麼單膝跪著,過了好久


沒法清醒過來的思緒佔領了他的全部。腦海一片混亂,為什麼迎向終結?




拉起帽子


今天也漫無目的的、不知道該走向哪裡。從有些老舊的牆壁看出去依舊是無機並排的大樓。他怎麼又坐在這裡了?


' everything ( you're my ) '


他怎麼又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


' everything ( you're my ) '


金泰亨擺了擺頭,黑褐色的又挑染了些金的短髮跟著遮蓋住了那無神的雙眼 、看不見底下清澈的眼瞳。將雙手插入口袋站起身,他向外走去


' 拜託滾出去 huh '


他今天該去哪裡 ?


' 抱歉 (l hate you) '


未知數


' 我愛你 (l hate you) '


刺眼的陽光令人痛的不想思考下去


我想朋友了


' 原諒我 '


令人窒息




' shit '




“ 走啦 ! 泰亨 ! “ 金南俊拍了拍的他的肩,在恍然中點了點頭。金髮少年也對他笑著,往前方的軌道跑去


冬日的陽光灑落


" 智旻啊,來比賽吧 ! “  “ 喔喔 、等等 ! 哥你怎麼和小孩一樣 ,不可以偷跑喇 ! ”


無奈的看著兩人的背影,金泰亨寵溺的笑了笑,忽然有人拍了他的背。 “ 哥,我們也比吧 ! 誰先從鐵軌上掉下來就輸了 ! “ 黑髮男孩稚氣的笑容 、 連陽光都替他添上了一片光彩


初綻放的花朵舞動著


“ 好啊 ! “ 說著跳上了鐵軌 。張開雙臂,就像鳥兒一樣,我自由自在地飛行


只不過是少了夥伴單飛,就會等同於少了溫暖、少了依靠少了翅膀、少了前進的天空


然後墜落吧


看見原本真誠笑著的金泰亨神情一下子落寞了下來,金碩珍大步走上前,扶住搖搖晃晃快要跌下的他的手


像是在深思的人兒嚇了一跳差點跌倒,他趕緊伸出另一隻手扶住他的腰,金泰亨撲了個滿懷


金碩珍賊笑了笑轉頭對田征國說:“ 如果黃金忙內輸了,就這樣去抱緊玧其吧。” 


田征國的耳根馬上竄紅,金泰亨聞言也從金碩珍懷裡把泛紅的小腦袋瓜探出來,扯起大笑對面露難色的黑髮男孩說:“ 對啊對啊!征國你敢嗎?”


自己都臉紅了還說...


“ 泰亨哥不可以讓jin哥扶著啊 ! 真是的...” 嘟著嘴看著原本的鬱悶都消散的褐髮少年一臉開心,他也笑了


金碩珍放開了雙手,那一瞬間像是原本抓住的什麼又離自己而去,兩個大男孩沒有發現停下腳步的自己,不斷向前進


他呆呆的望著前方六個人看近似遠的身影。歪了下頭、不解


剛才泰亨在自己懷裡,明明紅著臉卻沒有溫度


因為天冷了嗎?


他望向天空,又看著前方


六個弟弟的背影模糊不清





彼岸花輕輕的綻放了


在少年的胸膛上狠狠的紮了根


六片花瓣


哭泣





哈,被趕出來了呢,他


' l need you girl '


狼狽的走在街道上,黑髮與黑眸一同融入了淒涼的夜色,沒有漣漪


雙手還殘存著閔玧其的體溫,此刻卻只令他感到寒冷


被推開了啊,他


‘ 為何獨自愛著  卻又獨自離別 ‘


自嘲的笑了笑,低著頭的他絲毫沒有去在意剛才碰撞到了誰,只是一昧的往前走。忽地,有人將他的肩膀按住向後轉。一回頭便是一拳暴戾


' l need you girl '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他知直到肚子又吃上一拳才感覺到臉部的疼痛。身子被力量打得向後、跌了個踉蹌


無語的被不斷攻擊著,比剛才玧其哥打得還要暴力、還要無情


‘ 為何明知道會受傷  卻又老是需要你 ‘


不,玧其哥根本就沒有留情吧


他最後說了什麼呢  一臉悲切的


兩個陌生人不斷的對他又踢又打,田征國的嘴角早已滲出了血,無力的坐倒在地


過了多久呢,呵。等回過神來時,身旁一個人影都看不見


' l need you girl '


看著路燈的光暈發呆了好一陣子,直到眼睛無力的要閉上時,過於遲緩的痛感才全部一擁而上,幾乎要吞噬掉他的意識


‘ 你太過美麗 ‘


好痛


只不過為什麼呢


明明挨了這麼多下,但那種疼卻遠遠比不上當時朝閔玧其臉上揍的一拳...


那種心在淌血的感覺


' l need you girl '


心臟都揪成一團了


用當初使盡全力抱緊櫻髮少年的雙手環住自己


‘ 太過冰冷 ‘


卻依舊空虛的令人窒息


夜晚依舊無情的漫長


而他明白只剩下自己的一個人 、無法撐過這遺留下了的黑暗


睜開眼 , 只剩下他的路無法繼續前進


' l need you girl '


' l need you girl '




是誰


是誰...


是誰先開起的頭


是誰點起了那烈火


是誰讓一切不復從前


是誰留下了他一個人嘶吼






代表了你們的花瓣被無情的被火焰撕的粉碎


映在瞳孔裡


再多的淚都無法澆熄


全部都迎向了終焉


除了那個 、被困在夢境裡的褐髮少年


我想救你  我想救你


你卻寧願成為那樣飛向死亡的蝴蝶


伸出手   我依舊觸碰不到

   

                                           TBC


YOMAN \(OwO)/

忘了在哪看到的  聽說那花也可以叫彼岸花? 不過我記得彼岸花是紅的

但既然都這樣就沒辦法了诶黑<3

有點沒法接受南泰BUT寫再多都是淚  懷挺

表示

閔SUGA三首歌都不同髮色我要哭了OAQ  很難用不同髮色表達一個人重點是很傷身RRR

花樣年華大讚  MV意境滿滿滿 

all珍  挺不錯<3

雖然像要照順序一個個人寫  but想到這樣米那會看一部分就不看so  還是照mv順序打了

亂ww

寒假就打好的wwwww想著繼續打完整首歌再發但實在不行了ww

歌詞裡就是有girl  沒有辦法ˊ^ˋ

懷挺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