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

© 雨痕>w<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同名墮落 - 第三章 、水之聲

* 好久不見

【mafutin】同名墮落 - 第二章 、憶之景

* 才發現這坑被我放置了半年OAO對不起>~<

* 勿帶三

以下




' 我們所冀望的藍天


究竟是什麼樣子 ? '




男孩放下手中的書本 , 小心翼翼的放回它本應待著的歸處 。他不是故意的 、他也是無心才找到那本對爸爸而言很重要的冊子的...


空氣精靈在一旁看著自己 , 那目光清純的卻像可以將自己看透一樣的刺 , 扎得自己有些心虛 。那本子裡的內容不是什麼 、但他已然發現了什麼從沒聽聞的故事... 該告訴哥哥 、還是保守秘密 ?


拍了拍手上留下的灰 , 那本冊子似乎很久沒有人觸碰過了 。他關上木箱 , 把金鎖重新調好密碼鎖上


那是爸爸的日記


金髮男孩站起蹲著有些久的身子 , 腳有些發麻 , 他還是撐著走出那空間 , 輕聲的關上了門 


哥哥還在客廳睡覺 , 爸爸這些天又被傳喚去工作了 , 他只是一時好奇... 才會...



' xxxx年 12月 31日


就像重生了一樣.... 。


我想我絕對不會忘記這段經驗吧 , 現在每分每秒都還在我大腦裡盤旋不去的影像 。要不是這場災難 、大概我也不會發現自己這樣大的任務... 。


還好她那時候不在 , 不然可能已經來不及了 。


我不該去找水之麟的 , 真的蠢斃了 , 但還是第一次 、第一次看到那麼瘋狂的精靈而感到害怕 。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救了我 , 今天右手在摔下山坡的時候撞到了 , 字有些不整齊 , 我應該看得懂吧 , 哈哈 。其實現在頭也很痛的


老頭子剛才訓過我了 , 真麻煩耶 , 他不知道我是要改變精靈界的男人嗎 ! 嘛... 那時候他可能已經死了吧 , 老頭子最近犯病了 , 可能好不了了... 。


今天的暴風雨好像造成不小的騷動 , 水精靈和空氣精靈們被長老有些生氣的罵了一頓 , 真不領情 。那時候是因為自己觸發了機關 , 才害得精靈們失控的吧 。


" 死亡精靈並不打算帶走你 、孩子... 請你創下奇蹟 , 打破自私的精靈所訂下的規則 、為這數萬年後的妖精而活下去...... "


喂 , そらる , 你現在有翻到這篇日記嗎 ? 告訴我這什麼意思吧 , 我現在可是想破腦袋瓜了啊 ,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日記 , 手痛得要命 , 你還不告訴我啊 。


犯睏了 , 你真___________ '


這篇日記被坐上了記號 , 在中後段的頁數裡頭 , 於是他隨興一下就翻到了 


之後的字太過雜亂和模糊 , 他猜想可能是爸爸的口水印在上頭了 , 他的心裡有些不平靜 , 爸爸要打破規則 ? 什麼規則 ? 爸爸已經不再看那本日記了 , 他寫了很多 , 自從遇到媽媽之後開始寫的日記...


對了 、媽媽....


眼眶有些發酸 , kradness搖搖頭不讓自己想下去 , 媽媽已經死了 , 沒什麼好說的了


爸爸這個日記寫了四十幾年 , 字畫和訴說方式都變得成熟不少 , 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不寫了 , 最後的年分停留在十年前... 厚厚的一本就那樣鎖在箱子裡 , 放置在衣櫃角落 。他也是好奇心犯了才挖出來 , 而破爛的木箱上有幾個帶鏽的刻紋 , 砸亂的寫著0905


是哥哥的生日


而那箱子裡除了那本日記什麼都沒有 , 空蕩蕩的一片 。於是他轉了鑰匙碼 , 鎖一下就開了 


到那時為止 , 他都不明白為什麼密碼會是哥哥的生日 、當然 , 也只是猜想爸爸很喜歡哥哥 , 才這麼做的


他不知道自己要到死亡之前才會明白 、是為什麼 , 那個數字 , 被刀子用力刻下的疼痛 , 是改變一切的開端


走回自己的房間撲在床上 , 他有點累的閉上眼睛




醒來的時候還是下午 , 時間不算晚 , 他走到窗邊拉開窗簾 , 綠油油的一片怎樣都看不膩 , 狠狠打了個哈欠 , 生理淚水擠了不少 , 他揉揉發酸的眼睛


屋裡安靜的無聊 , 弟弟好像也在自己睡著的時候跑去睡覺了 , 無所事事 , 他也就穿了件外套跑出了門


他們家不知道為什麼離精靈的部落特別遠 , 有段距離 , 所以這片空曠的草原是野之內很難掌握到方向 , 包圍著這片草原的地方有三分之一是森林 , 林子附近是一條連通到部落裡的河流 。爸爸說不是只有他們家這樣 , 這只是爺爺奶奶享受生活的樂趣而已


其實他也不討厭這地方 , 哪裡都能跑能玩 , 挺棒的 。家裡又有兩個孩子 、他有kradness就夠了 ! kradness是很棒的弟弟 , 絕對會好好保護著的弟弟


躺在地上滾著滾著就到了河邊 , 水精靈在拍打到石頭的時候非出來的樣子看起來特別疼 , 水珠詹在衣服頭髮上 、特別涼 。他揮揮翅膀 , 把水精靈們逗樂了 , 咯咯笑著


他總覺得水精靈比空氣精靈友善多了 , 空氣精靈有陣子是不理睬自己的 , 總趕著他快點睡覺 , 最近好多了 , 但感覺還是有點生疏 。其實他也忘記什麼時候了 , 這一兩年的事吧 。他也忘了自己以前到底怎麼和初始妖精們相處的


好像從來不會交談 ?


媽媽說我們不算溝通 , 只是操控 , 但他不覺得


因為他能聽到初始妖精們的聲音啊 , 軟軟弱弱的 ,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能聽見... 好像是 , 自己開始常常睡不著的時候 。那時候他們對自己不算友善 , 但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習慣了和他們搭上一兩句 , 當kradness問他在和誰說話時他才發現其他人好像都聽不見


奇怪的是 , 妖精們從不在爸爸面前和自己說話


他也沒多在意 , 爸爸就是一臉生人勿近的樣子 , 難怪吧


想著 、他俏皮的笑出聲來 , 把腳丫子放在溪水裡 , 特別清爽


' 你很特別 '


水精靈在他身邊耳語 , 這句話他喜歡 、但感覺有更深的涵意 。其他水精靈開始附和 : ' 很特別 '   ' 特別的你 '  ' 你 '


' 你和其他人不一樣 '


" 特別可愛嗎 ? " 他燦笑著 , 犬牙露的大開 , 躺在草皮上感覺水精靈舞動 , 之前好像也有過這種感覺 , 被精靈包圍著說些奇怪的話 、不過 、他身邊好像也有誰在來著


感覺好像在回憶別人的事 , 因為他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 之前和誰來過嗎 ? 和水精靈這樣玩耍又是和誰在一起的 ?


' 男孩 '   ' 男孩 '   ' 可愛的 '


" 我嗎 ? " 他眨眨眼裝可愛指著自己 , 水精靈笑得更樂 , 水珠滴到他的眼睛 , 他揉了揉眼


' 都 '   ' 你們很棒 '   ' 特別的能改變掉 '   ' 改變 '


他是聽胡塗了 , 收回腳坐起身 , 空氣精靈們幫他吹乾了腳上的水 , 他穿上拖鞋看著空氣精靈和水精靈似乎在爭吵


' 秘密 秘密 '   ' 多話 '   ' 但是他很特別 '   ' 特別的 '


皺眉 ,  赤ティン決定離開了 , 他轉過身走上微微傾斜的山坡 ,  發現kradness在對自己揮手


" 哥哥 ! 爸爸回來了 ! "


那孩子高興的跳啊跳的 , 他連忙跑了上去



他是特別的




他翻著日曆


細白的手指向那看近似遠的將來


竟然有些顫抖


紅色的不詳 , 在他眸子裡打轉




距離祭典



還有六千九百四十五天




                                                      tbc.


yoman對不起 ((跪orz

沒什麼好解釋的  懲罰我吧 ! 

我很好奇有沒有人記得這故事 ((還敢說#


星期一腸胃炎請假看了醫生  三年來的不敗就這樣OwQ

特別難過 , 快畢業了  全勤獎卻飛了


是個混亂的故事((笑

早安啪啪啪

评论 ( 4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