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同名墮落 - 第一章 、風之舞

* 私設多

* 勿帶三

* kradness*akatin

以下



' 我的父親是傭兵...但是很厲害喔 ! '


' 你呢 ? 你的家人 ? '


' 是嗎... 雖然我也想成為貴族 、不過現在這樣就好 ! 我想當個了不起的傭兵 ! '


' 奇怪嗎 ? 或許吧 、哈哈... '


' 要走了嗎 ? 那麼再見啦 ! '


' 對了 、你的名字__________ '




' 噹_____ '


午夜的鐘聲響起 , 來回擺盪 。靜靜躺在床上的黑髮男孩睜開了雙眸


零星的小碎片在空氣中閃閃滅滅 , 他似乎能感受到他們的情緒 , 尤其是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 、空氣精靈似乎在不安著


他睡的並不安穩 , 自從哪一天起就是如此了 , 不過自己卻不記得到底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 像是突然的 、他無法再好好的入眠 。他只知道 、他有一個祕密 , 是個連自己最敬愛的父親都不曉得的秘密


空氣精靈焦躁的希望他快點睡去 , 但是他坐起身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空氣精靈開始對他有些警戒了 ? 放在床邊的迷香還沒有完全燒盡 , 他讓風吹熄它 , 從哪時候起 、他沒了迷香便無法睡著 ?


關掉小小的橙色檯燈 , 光的精靈從燈照下緩緩飛出 、還是一樣不肯休息的 、全都飛出了窗外


他總是思考 , 光的精靈是否會變成星星 ? 他想要許願 , 所以是不是可以訓練精靈們用极快的速度在夜空中滑行 , 就像流星一樣了


男孩揉了揉眼睛站起身 , 空氣精靈一閃一滅的讓開 , 昏暗的房間裡 、男孩的背後若隱若現的發出了灰色光芒


男孩走出房間 。寧靜的夜 、風的精靈開心舞蹈著為他吹起了涼風 , 解去夏熱


' 叩叩 ' 


他敲了敲隔壁間的房門 , 沒有一絲動靜 。精靈在他身邊耳語 , 告訴他裡頭的人兒已經沉沉睡去 , 於是他輕輕轉動門把


橙光像流水一般的從門縫溢出 , 不過帶著的卻是涼意 。橘黃色的光暈在水晶石邊擴散 , 他不是很懂為什麼要用這種很耗費魔力的東西 , 不過 、和光的精靈所發出的閃亮又不同 、倒也是非常漂亮


手在身後關上了房門 , 男孩悄悄走到了床邊


對於他們這些傭兵來說 , 擁有這種規格的房子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不愁吃穿 、他們的父親就是戰場上的英雄 、他們倆心中的英雄


床上的人或許是有些冷了 , 把棉被輕輕蓋在自己的身上 。房裡風的精靈讓溫度下降了些 , 或許是遵照下達命令的人的指令吧 , 他也感受到了些微冷意


' 回溫些 ' 他這麼對房裡的精靈說 , 或許該說是 ' 用心傳遞 ' 他下達的指令 , 他感覺到了風的精靈舞動著讓房裡變得溫暖 , 他們乾淨忠誠的心靈就向原石一樣 、雖然是再簡單不過的開頭 、卻又無比重要的守護著


" kradnesss 、kradness 。" 他坐到床沿 、搖了搖熟睡著的那人的肩 , 稚嫩的睡臉甚是可愛 , 他不禁覺得有這樣的弟弟也是件幸福的事


光線在擴散 , 金髮男孩睜開眼睛 , 想是為了他而準備的一樣 、昏暗的光瞬間灑滿了四處


金髮男孩睡眼迷濛的扎了扎眼 : " ...哥哥 ? "


男孩沒有坐起 , 思緒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 不過他卻已經反射性的抓住了黑髮男孩的小手 。哥哥的手很軟....握起來很舒服 。總是像棉花一樣 、讓人....很想要咬一口..


" 嗯 。" 應了聲算是回答 , 他在發現弟弟似乎把自己當成什麼好吃的東西的時候 、急忙把手掌放到他的臉前想要阻止 , 但kradness卻是先親到了一下 , 然後不解的睜開眼 , 像是想要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撞到了什麼


弟弟的唇很軟 。赤ティン這麼想著 。然後發現自己的手心傳來了一陣酥麻和濕濡


低下頭 , kradness舔著自己的手


" 肚子餓了就起來 、我做些東西給你吃 。小笨蛋 。" 他有些好笑的說 , 看著對方有些發愣的的臉龐 、覺得好笑


" ...哥哥 ? " 他又這麼問了一聲 , 好似之前的第一句是在夢境中問出的 , 完全煙消雲散


" 嗯嗯 。" 他發現金髮男孩的手有些冷度 , 八成也是著涼了吧 。有些著急的 、他用雙手替他搓了搓好取暖


" 別再把溫度調這麼低了 。" 皺著眉 , 他並不是假裝生氣 、而是真的替他擔心 。然而金髮男孩看著他的眼神還有些恍惚


" 喔... " kradness把身子往旁邊挪了挪 、好讓出個空位 , 讓赤ティン可以一起躺進來 。他的手輕輕拉著赤ティン的 , 黑髮男孩拉開棉被也鑽了進去


直到赤ティン把自己抱在胸膛 、kradness才完全清醒過來 。赤ティン不禁感嘆自家弟弟的睡意真是非常的厲害 。雖然很想休息 , 不過金髮男孩還是忍住了睡意 , 用小手環住了哥哥的腰 : " 做噩夢了 ? " 他小聲的問 、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


赤ティン把位置再調整了下 , 讓kradness把臉埋在自己的胸口上方 , 雖然不知道悶不悶 、不過弟弟從沒有喊過一聲不舒服


" 今天沒有 , 只是醒了 。" 他順了順騷到自己下巴的金色短髮 , 因為沒有多次的修剪兒還沒變得和父親一樣粗糙 , 反而是柔軟到讓人愛不釋手 。他最親愛的弟弟啊......


從什麼時候開始 , kradness已經習慣自己在夜晚中因噩夢而來叨擾他了呢 ?


" 喔... 。" 金髮男孩閉上眼睛 , 漸漸的又敵不過睡意的睡去 。從什麼時候開始 、他已經習慣哥哥時不時的來自己房間和自己一起同枕入眠了 ? 


他只知道 、哥哥一醒來 、就很難再自己入睡...


朦朧中 , 他吻了吻那人的胸口 , 他只想得到用這種方式安慰他


抱在自己身後的手沒有像往常那樣加的更深 , 就只是那樣的掛著


他又像狗兒一樣的舔了舔那人的肌膚 , 同樣沒有反應


哥哥明明就能這麼快就睡著的呢....


他閉上了 、和赤ティン一樣的黑曜色眼眸


晚安




黑色的馬在夜幕中靜靜走著 , 馬夫也是穩穩的抓住繩子不曾睡去 。風的精靈從車窗邊吹過 、帶著不知從哪裡來的溫度開心舞動著 。' 今天也睡著了 '   ' 睡著了 '  ' 睡著了 '  精靈們用奇怪的語言彼此耳語 , 而這些話語全都流進了男孩耳裡


白髮男孩靠著車窗感受著風 。他不知道有誰睡著了 、也不想知道 , 只是為什麼他聽得懂精靈的語言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


他也想入眠 , 不過卻完全沒有睡意 。馬車緩緩的向前行 , 四周的雜草彎了腰替他們送行 , 夜色掩蓋了一切 , 卻蓋不住比它亮眼的月


他不在望向窗外 , 因為馬車停了下來


馬夫立刻替他開了門 , 白髮男孩笨拙的跳下車 , 老人彎著腰行了個禮 , 直到自己踏出步伐後才又重新站直身子坐回車上


噠噠的馬蹄聲傳來 , 他知道自己該前進了


白髮男孩抬頭望著那高大的城堡 , 因為夜光而添了些詭譎


他最討厭的家 。頂著不情願的腳步向前邁進 , 打開大門


距離祭典




" 還有七千零八十四天 。"



                                                         TBC.


所謂長篇就是要短短的進行 (不

私心的kradtin 私心滿滿

換了敘述的方法  行不 ?

說好的設定呢

评论 ( 10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