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

© 雨痕>w<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盛夏光年

* 靈感來自五月天 '盛夏光年'

* 非常感人的劇情啊啊啊 (音樂。請務必去看看劇情版 !

* 請勿帶入三次  盛夏ing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黑色的夜 , 黑色的道路 , 無止盡的向前

 

赤髮少年滿是傷痕的身影在街燈下被點亮 , 然後再度走入黑暗

 

打開家門 , 酒臭味撲鼻 , 昏暗的燈光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打算無視掉那頹廢坐在沙發上的人走回房間 , 但那人看了自己一眼 , 然後不滿的踢了下桌子 , 滿地滿桌的酒瓶硬身而倒 , 發出了巨響

 

"你又去哪裡這麼晚回來 ? 出去混啊 ! 整天只知道打架啊 ! " 泛紅的臉充斥著不滿 , 他開口大聲罵著

 

少年皺眉嘖聲不理會 , 起步繼續向前走

 

玻璃炸碎

 

少年的頭微微朝下 , 髮絲順著滑落 , 他感受著頭部的滾燙疼痛感 , 看見紅色有些濃稠的液體順著他的紅髮滴落 , 沒有顏色分界線

 

從這個角度 , 剛好看得見摔破在地的酒瓶 , 透著冷光

 

他緩緩撇過臉瞪著將酒瓶砸在他頭部的長者 , 眼裡泛著些許暴戾

 

"看什麼 ? 難道不是嗎 ? 整天只知道混... 不讀書 , 我生你這個兒子有什麼用啊 ! " 男子嘶吼著 , 再度抄起一罐空瓶朝少年扔去

 

單手迅速的接住了空罐 , 少年走向前就要將酒瓶砸下

 

' 我驕傲的破壞 '

 

"ティン ! 你再做什麼 ? 還不快把手放下 ! " 女性焦急慌忙的聲音自另一邊響起 , 少年停頓了動作

 

"母親... " 看著朝自己走來的女子 , 赤ティン把手放下 , 惡狠狠的瞪著男人

 

似乎是被嚇著了 , 男子只是愣坐在原地

 

"唉 、你的臉怎麼了 ? 怎麼受傷...___" 看見灑了滿地的玻璃碎片 , 女人頓時停口 , "你... 沒事吧 ? 等等喔 , 媽媽這就幫你上藥 。" 牽住他的手正要轉身離開這個空間時 , 男子發啞的聲音又傳來

 

"妳就是這麼寵壞他的 ! 他才會變成這樣 、妳看到沒 ? 他要殺我 ! 把他放開 、我今天非要教到他懂 , 什麼是作為兒子該做的事 ! " 男人站了起來粗魯的將女人推開 , 揪住赤ティン的衣服

 

"放手 ! 不要傷他 , 他是你的兒子啊 ! " 女人又再度上前試圖讓他放手

 

"我不是 。" 許久沒開口的少年冷冷的說 , 推開了男子

 

男子氣紅了眼 , 少年繼續道 : "我才不是你的兒子 , 你才不是我父親 ! 整天待在家裡只知道喝酒 、混日子 ! 你憑什麼教訓我 ? 你憑什麼讓我媽一個人受苦 !!? " 咆嘯著 , 紅髮少年滑過臉龐的血色十分駭人

 

' 我痛恨的平凡 '

 

男子搧了一掌在赤ティン臉上 , 手中沾滿了血

 

少年舉起了手中的瓶子

 

向下揮去

 

女子哭著抱緊了少年 , 看著周圍的警察痛哭流淚 

 

"媽... 很痛 。" 少年原本就滿是傷痕的身上留下大片血跡 , 看著被送走的屍體沒有一絲悔意

 

"對不起 、對不起... ティン , 謝謝你為媽____" 原本放開手的女人再度被少年擁緊 , 硬是截去了句子

 

"不要說謝謝 , 不要讓我認為你明明不愛那個男人 , 卻還為他做這麼多 。" 赤ティン說 , 碧眸裡透著些許溫柔

 

' 才想起那些是我最愛 '

 

少年坐上了車子 , 漸漸遠去

 

女人在夜裡獨自痛哭

 

 

白髮少年一個人坐在書桌前 , 拿著比不斷描繪

 

不斷的彎折 , 不斷的加黑 , 栩栩如生的一條龍細細的出現在白紙上


還差眼睛...


"你又在畫畫 ? " 房門被打開 , 短髮的女人語氣間透著不滿


將畫紙藏於課本下 , 但卻被女人粗魯的翻起 , 那條還差一步 、卻還沒有完成的龍就這麼曝於燈台底下


沒有眼睛的龍 , 生命還沒有完成


女人皺了下眉 , 不代表情的將一張紙重重拍在少年的書桌上


"學校寄來的成績單 , 為什麼有兩科沒上九十 ? " 


一陣沉默 , 女子立刻將桌上的畫紙抽起來撕成了兩半


まふ瞪大了雙眼 , 不敢置信的看著母親繼續將兩手的紙重疊 , 再撕


值到變成了無數的碎片 , 女人才摔門離去


他斜眼看著書桌上的成績單 , 然後揉爛


擲起埋藏在櫃子裡父親留下來的那台刺青用的機氣


他是第一次 、拿著針尖指著自己


勾起了嘴角 ,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 左眼下漸漸成行的圖樣


' 讓盛夏去貪玩 '


黑色條碼漸漸浮現 , 帶著溢出的血 , 模樣扭曲不堪


我就是妳眼中的物品 , 我什麼都努力做到最好 , 就為了妳那份榮譽感


我不是人


女人搧了一掌在まふ臉上 , 正好打上了那片刺青


"你就只知道跟隨那個無用的男人 ! 跟著他有什麼用 ? 有錢賺嗎 、在這個社會上有地位嗎 !? " 把先前少年揉的成績單扔在他身上 , 他就這麼跪著不發一語


"我要你讀書出去才有用 ! 現在你的臉毀了 、有誰會需要你 !? " 女人氣的大罵 , 但偏偏這人不吭一聲 , 只由她任意發洩


"...我不需要你了 、以後我也不管你了 ! " 女人留了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


' 把殘酷的未來 '


少年勾起嘴角


反正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 我不在乎... 就算是苟延殘喘的活下來 , 也沒有任何不對


就算逃跑 , 就算狼狽


都是這個世界的事


' 狂放到光年外 '

 

 

' 而現在 '


まふ坐在教室的位子上 , 一個人勾勒著線條


炎熱的夏天 , 似乎悄悄行進著的青春


他並不在意周圍的人怎麼看他 , 就算會對他的臉指指點點 , 他也不在乎


被取笑被嘲諷 , 都不關他的事


幾名嘻笑的同學從他背後走來 , 其中一人搧上了他的後腦 , 被連著帶動的筆撇出了一到長痕


毀了


他沒有生氣 、似乎也沒有惱怒 


離開這裡


這麼想的他 , 聽到了課桌椅被翻倒的聲音


還來不及回頭 , 他已經聽到了那些人的低鳴


等他轉過頭 , 只有一個人站在他身前 。紅色的長髮胡亂的綁在一起 , 居高臨下的俯看著那些被打倒在地的人們


' 放棄規則 '


碧眸朝他望來 , まふ知道是他幫助了自己 , 只是 、為什麼 ?


那雙眼睛裡承載了他所能看穿的寂寞孤獨 , 他似乎是一個人


和自己一樣


' 放縱去愛 '


那人掉頭走了 , 那是 まふ第一次感覺到被幫助的溫暖 , 似乎不是這麼的另人反感 , 至少 、很讓人興奮


他跑出了教室 , 第一次去追逐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跟隨赤ティン的腳步來到了校園頂樓 , 走到他身邊


那是他第一次和赤ティン對話


"謝謝 。" 站在他身旁這麼說 , 沒有圍欄的頂樓看來格外寬廣 , 天空異常的明亮 、透著青光


紅髮少年沒有理會他 , 只是丟了根菸過去 , 白髮年愣了愣 , 接著又拿到了一個打火機


看著把菸刁在嘴邊的赤髮少年 , 不尋的帥氣


' 放肆自己 '


他也試著將菸刁在嘴邊 , 不熟練的拿起打火機點燃 。一陣煙竄出 , 嗆鼻的味道讓他有些反感 , 不過最後也是適應了


坐下 , 他看著赤ティン就站在最邊界 , 眼裡並沒有任何恐懼 , 彷彿就算死了 、有沒關係


" 為什麼要救我 ? " 他這麼問 , 但卻反而被一口菸給嗆到 , 咳了起來


紅髮少年轉過頭撇了他一眼 , 雙手插著口袋走到まふ旁邊坐下


" 找些有趣的事 。" 他輕笑 , 好像還夾雜著些許嘲諷


"什麼事 ? " 他發現他們兩的聲音挺像 , 只不過對方的比他還來的有魄力 , 還要讓人覺得有安全感


" 刺青吧 ? 你不是會嗎 。" 赤ティン把上衣的鈕扣解開 , 一大片傷疤就這麼揭露於空氣底下


まふ有些驚訝的瞪大雙眼 , 像是蛇一樣爬滿他整個背的... 令人感到恐懼


" 刺在背上嗎 ? " 沒有去問原因 , 他不覺得有那個必要


" 你真是有趣 。" 赤ティン又笑了 , 感覺著在他的背上游走的那隻手的那份溫度 


" 並不 。" 他輕輕的撫摸著 , 赤ティン的肌膚其實挺細 , 如果沒有這些傷... 肯定會很好看的吧


紅色的長髮也很漂亮... 雖然這個人挺瘦弱 , 不過似乎挺凶暴的


" 幫我刺些什麼吧 , 什麼都好 。" 正要把衣服穿上時 , 他的肩膀被まふ給握住 , 硬是轉向了他


雖然他的胸前沒什麼傷... 不過肩膀倒是滿滿一片


碧眸微微眯著 , 他想不透まふ到底在思考什麼


白髮少年伸直了手觸碰著赤ティン的肩 , 慢慢的到了他的脖子 , 輕輕撫摸著


" 這真是我用過最帥的畫布了 。" 他笑了出來 


"別給我畫壞了 。" 等到那隻手抽離 , 他才把制服再度穿上


被他觸碰過的地方 , 都像在燃燒


你到底是什麼 ? まふ


' 放空未來 '



兩人一起走在街上 , 到雜貨店買了兩瓶酒 , 喝起


" 今天就去我家嗎 ? " まふ喝了口 , 然後有些噁心的又移開了


" 都行啊 。" 紅髮少年則是熟練的打開後仰頭就喝 , 看見まふ一連愁樣 , 就把瓶子接過 : " 我喝吧 。"


" 但是好熱... 等我會 。" 白髮少年走進了一旁的飲料店 , 拿起一瓶汽水付了前之後卻聽到外頭赤ティン的大喊


" 快跑 ! " 赤ティン看見白髮少年不之所措的跑出店家 , 一把推了他之後變像前衝去


追逐在他們身後的 , 是下午那些被赤ティン打了一頓的同學 、只是多了幾個帶著棍棒 、一臉流氓樣的男子


' 我不轉彎 '


まふ驚慌的連忙趕上紅髮少年的腳步 , 跳過一個又一個的路障


' 我不轉彎 '


有根球棒被丟了過來 , 正好砸中まふ的腿 , 他絆了一下 、卻在差點跌倒的時候被赤ティン抓緊了手


" 快跑啊 ! "


抄起路旁的三角錐 , 紅髮少年回過頭往那群人身上砸 , 期間沒有再放開まふ的手過


被抵擋住幾秒的一群人被自己人擋去了路 , 兩人趁機跑進了巷子裡


まふ背靠著牆 , 不斷喘著粗氣 , 對他這個不怎麼運動的人來說 , 逃跑真的是非常的困難


因為巷子非常的窄 , 所以現在赤ティン也只能一手撐著牆 , 把まふ抵在牆上


" 我___" 當白髮少年要開口時 , 他卻用手將他的嘴捂住 , 使的まふ越來越難呼吸


' 我不轉彎 '


赤ティン將臉靠在他的耳朵旁 , 用氣音說


" 不要出聲 。" 這過於緊密的動作讓白髮少年紅了耳根 , 赤ティン不禁覺得好笑


直到外頭傳來的腳步聲和叫罵聲越來越遠 , 他才放開手 , まふ喘著氣 , 心跳聲大到讓他有些覺得丟臉


意外的他被紅髮少年有些粗魯的帶入了懷裡 , 睜圓了雙眸之後 、他感受到了對方也一樣還尚未平息的心跳聲


稍稍 、有些讓人安心...


" 你真的很不適合逃跑耶 。" 那人輕笑 , 氣息都打在了他的肩上


" 沒 、沒辦法啊... 。" 有些膽怯的環上了他的腰 , 對方一定會認為只是自己的害怕的吧


只屬於赤ティン的氣息... 好溫暖


碧眸裡閃過了一絲未知的情緒 , 但隨後便恢復了平靜 , 他輕輕拍著まふ的背 , 有些嘲弄似的說 : " 看你以後背人追怎麼辦 , 搞不好就被打死了 。"


懷裡的那人靜了靜 , 隨後抬起頭 , 如玻璃珠般清澈的紅眸裡映著自己的身影


" 我知道赤ティン會保護我的 , 沒關係 。" 一臉認真的這麼說 , 不意外的那人有些吃驚


他加重了抱著他的力道 , 再次埋回他的懷裡


感覺現在的心跳聲 、比被人追殺時還要來的更大 、更劇烈


" 對吧 。" 悶聲說 , 他想要聽聽看那人的心跳


那是 、比自己還要來的更加激烈的 , 不之參雜了什麼的脈動


" 會啦 。" 


不久後 、他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白髮少年笑了 , 在盛夏裡得到的第一份友誼


' 我不轉彎 '


" 我們走吧 。"


並肩走在夜晚的街道裡 , 路燈比起獨自一人時 、還要亮的多


還要讓人感覺到希望


                                                            TBC.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早上好 ! 電腦當了好久  所以打了好久 !

紅豆湯好好吃 ! 吃掉了兩個哥哥的冰塊 !

這篇好棒 ! (並不。感覺是偏向不良形的 (笑

是tbc喔tbc  大概還有2篇 ?

說好先更貓咪的我說謊了 (對不起

對不起那個真的好難打QWQ 精神要崩潰了

看了盛夏光年的電影  然後wOW

女主角不要出現就好了w 兩個男主角就能在一起了w (你好煩

總之

不要中暑啦啊啊啊啊啊 ! 早上好喔喔喔喔 !

' ' 裡是歌詞

评论 ( 1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