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便條籤

* 是虐嗎 ? 是虐吧

* 大家好哪  關於便籤 、個人是非常的喜歡  無論什麼事都

* 請勿帶入三次 、謝謝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稍微有些青澀的


甜膩的 、那些夏天


那個夏天


我世界中的色彩變得鮮明透亮 , 因為你而上的奇妙色彩


' 我先走了 。'


如此熟悉的字體...


"不要丟下我啊....____"



微風吹拂而過 , 落下了花瓣的枝椏那頭輕顫 , 飄散著清香 。鈴鐺聲遼徹作響


' 叮噹 '


掛在窗外的風鈴因空氣中的震動而回應了顫抖興奮的響鈴


' 叮呤 '


只有一個人的教室 , 夕陽下被染上了輝紅的白髮 , 寧靜舒適的空間 , 漸漸變得清晰的跑步聲


' 叮 叮 '


來到了門前的他 , 喘著氣握上了門把 , 打動了上頭的小鐵條


' 歡迎來到  音樂部 '


工整的字體 , 就像是剛貼上去一般乾淨的便條紙 , 好像是在等候他造訪一般的這個空間 、這些氧氣 , 靜靜悄悄的等帶著


少年咧開了嘴 , 扯出了個稚氣的笑容


打開那扇門


" 新年生 1 年 A 班赤ティン 、來音樂部報到了 ! "


相互對望的兩個人 , 被陽光充盈了的教室 , 輕輕響起的鈴鐺聲


溫柔的笑了笑 , 坐在鋼琴前的少年緩緩的開口


" 歡迎 。"


像銀鈴般那樣清澈美好



" 話說回來 , 這裡意外的冷清呢 。" 紅色的小腦袋不斷探來探去 , 最後停止了搜索


白髮少年苦笑了笑


" 是啊 、所以ティンくん肯來真是太好了 。" まふ整理好書包 , 站起身


" 差不多該走了喔 。" 走到門口晃了晃鑰匙 , 赤ティン才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


關上門 , 鎖上鎖


' 叮 叮 '


" まふ學長 , 為什麼這裡要掛兩條鐵片呢 。" 用手輕輕碰了下 , 鐵片再次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 很好聽啊 。而且 、這樣就能知道有人來了 。" 把鑰匙收回書包 , 他這麼說


稍微的 、有微風吹過 , 但並沒有帶動鐵片 , 安靜無聲


" 如果聽不到了怎麼辦 ? " 手向上觸碰到了那張便籤 , " 這是學長的字嗎 ? "


" 不會聽不到的 , 那是我的字沒錯 。" 並肩走在走廊上 , 放學後的教室空無一人


夕暮染紅了一切


" 如果我聽不到了 , 肯定看不懂口語 , 但是學長的字那麼漂亮 、就會想要一直盯著呢 。" 稚氣的笑著說到 


 まふ看著赤ティン笑著時露出的一顆虎牙 , 覺得特別可愛


" 行啊 , 如果ティンくん喜歡的話 , 就常常寫便籤給你吧 。" 走下樓梯 , 他從大鏡子裡看見了那人有些興奮的臉龐


" 超__喜歡 ! 謝謝まふ學長了 ! " 像女孩子一樣喜歡這樣的東西 、笑起來也燦爛無比


" 所以說啊 , 不可以離開喔 。音樂部的社員已經很少了 。" 他輕拍了拍紅色的小腦袋 , 得到了個爽朗的回應


" 不離開了 ! " 彎得像月亮的眼睛 , 赤ティン回答


那時候說好了不會離開你的


只是先離開的人不就是__________


...嗎 ?



" 下午好 ! " 打開了社團教室的門 , 赤ティン說著 。來這裡不久 、所有的學長姐都挺和善 , 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 


" ティン你來啦 , まふ那傢伙剛出去了 、桌上有留東西喔 。" 棕髮少年吃著社團裡的餅乾 、坐在沙發最上方兩腳晃啊晃的說


" 好___。" 他走到寫字用的書桌上 、果不其然的看見了一張便條紙


將它打開 , 裡頭也只是短短的寫了幾行字


' 主任叫我過去 , 你們可以先休息會 。'


他輕輕的微笑了 , 把紙摺好放到書包 , 他坐下來聽著成員們的對話


" 那傢伙因為是社長就可以到處亂晃 、真好哪 ~ " 


" 明明都沒在練習吉他卻強的過份 、真叫人忌妒啊 。"


赤ティン笑了笑 、要說練習的時間 , まふ學長肯定比這裡所有的人還要來的多的吧


稍為有些無趣的走到自己放東西的櫃子前 , 打開後他又發現了一張字條


' p.s. 外頭的販賣機投過錢了 , 去買瓶飲料吧 。'


紅髮少年先是有些驚訝 , 最後還是帶著笑意打開教室的門走向走廊的販賣機 , 果不其然的 、裡頭已經投過錢了


因為已經放學了 、而且社辦又是在走來的最裡面 , 所以才沒被發現嗎 ?


他買了瓶汽水 , 拿出來的同時又在飲料箱旁發現一張字條


' 你該不會是買氣水吧 ? 別喝那種不營養的東西喔 。'


...這人好強


這麼想的赤ティン有些懊惱的走回教室 , 一邊思索著為什麼學長好像都清楚他的思維一邊打開了飲料


融在嘴裡的甜膩感 、似乎比平常要來的更多


" 喔喔赤ティン 、有飲料怎麼不請啦 ! "


" 對啊對啊 ! 我也要喝 ! "


再次被帶道販賣機前的赤ティン無奈的笑了笑 , 這時的他才又發現了一張便條


' p.s. 對了 , 要喝絕對不可以被看到喔 。怪獸們可是很可怕的 。' 


...學長你絕對是故意的對不對 , 放在這麼不顯眼的地方你絕對是故意的對不對 !


今天的赤ティン為了喝一瓶飲料而付了好多瓶飲料的錢


想到這裡 , まふ陶氣的笑了


便條什麼的


挺有趣的呢




' 今天不用來社團了  暫停一次 '


赤ティン看著一大早就放在自己鞋櫃裡也不知道哪來的鑰匙打開的一張小紙條 , 皺了下眉


這人真的沒問題嗎 ? 學霸連解鎖的超能力都有嗎 !


但果然 、還是有些失望啊


因為已經要畢業了嘛 、學長...


自己已經來到這個學校一年了 , 就那一天的開學日 、放學後的那場刻骨銘心 , 之後的日子全都被填滿滿了期待


他天天都會在不同的地方 、不同角落發現小小的便籤 。上頭常寫著無趣的小事 , 或著提醒 , 久而久之 、就再也戒不掉了


期待著盼望著


' 冷掉了的話就扔了吧  放學一起再去買 '


一大早就發現自己桌上放著一份早餐 , まふ似乎總能知道自己今天想要吃些什麼 , 總是對味


他曾經問過為什麼學長都知道呢 , 只得到了個不靠譜的回答


' 丟骰子骰中的 '


放學後有時候會去街上晃蕩 , 當他兩耳都戴著耳機與外界隔絕時 , まふ就會不開心的拿起筆直接在手心上用力的寫下字 , 一臉疼的放到自己面前


' 小心被車撞 ! ' 


大多都是這種不吉利的話語 , 然後自己會摘下一邊的耳機反駁


看著那人明明很怕癢卻還硬是要在手心上寫字 , 除了好笑 、還有些心疼


不過他就是不厭倦這麼做


有時候被老師罰下來補考 , 到社團時只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 , 也會在社辦自己專屬的位置上發現一長小小的紙張 , 而且一定是まふ那傢伙留的


' 在門口等你 '


他這時就會故意放慢步調走向校門 , 看著那人完全不覺得煩躁的背影只感到莫名的不爽


" 為什麼不先走啊 ! " 重重拍了下他的肩 , 他不滿的其實也不過就是他的溫柔 , 他也想看看自己遲到之後 、被責罵一頓的景像


可是這人從來都不曾責備過他


" 因為想讓ティン請客啊 。" 裡所當然的回答著 , "才不請呢 ! " 的說 、但還是和嘴邊講的不一樣 , 吃的開心


' 中午來頂樓 '


這麼個張紙貼在桌上 , 他就知道まふ又有什麼好料的要給自己了 , 就不會再買午餐


有時候是他上學途中買的東西 , 有時候是教師們的獎賞


總之跟著他什麼都能得到最好的


有時候吃完東西他會彈彈吉他 , 然後自己就會靠著牆睡著 , 睡醒了 、大概也就放學了


問對方為什麼不叫醒自己 , " 因為ティン睡得很幸福的樣子。"


大概就是這樣吧


有時候まふ會自己偷偷跑回去上課 , 在自己額頭上貼著 ' 遲到愉快 ' 的字條 , 只讓人火大


不過大部分的時間 , 他都陪著自己的


他想 , 這是他高中生活裡 、最快樂的一年吧


然後在まふ要畢業了的前一天 , 他倆翹了課 。清晨就坐著公車 , 兩人互相依偽著睡著 , 值到公車抵達了最後的目的地 , 才清醒


下了車 , 那裡是一家小小的精品店


" 走吧 ? " まふ拉住了紅髮少年的手 , 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 不過也是笑著一起走了進去


兩條掛在門把上的鐵片 , 叮噹作響


" 歡迎光臨 。" 一位白髮的老人笑著說到


他們走到了賣便條的櫃子前 , 搜索著


" ...還要買嗎 ? " 赤ティン問 , 因為まふ已經要畢業了 、他就算寫了便籤自己也看不到了啊...


想到這裡 , 難以言喻的感情一湧而上


" 嗯 , 當然要啊 。まふまふ可是偉大的大魔法師 , 不管在哪裡 、都一定可以把信送到的喔 。" 看著那人傷心的表情 , 他溫柔的笑了 。輕輕拍著赤ティン的頭 , 然後看著他漸漸泛著淚的眼眶


" 別哭別哭 。" 輕輕拭去了不小心滴落下來的淚珠 , 帶著憐愛


紅髮少年用力的擦乾了眼淚 , 抬頭稚氣的笑了 


" 說好了 ! " 


" 嗯 , 那麼來選一下吧 。" まふ拿起了個沒有花樣 , 輕薄卻不亦撕開的便條紙 , 淡淡的顏色繽紛著


" 欸 ? 學長要選那個嗎 ? " 赤ティン在一旁拿起了有些花俏的便籤 , 然後不解的看向まふ


" 嗯 。" 他輕輕的微笑著 , 並沒有要放回去的打算


" 為什麼 ? 很單調的不是嗎 ? " 從まふ手中拿過便條反覆看了幾次 , 他還是想不透


" 但是 、ティン只要注視著我的字不就行了嗎 ? " 


白髮少年笑了


像被點醒了什麼 , 紅髮少年有些臉紅的把手中花俏的便籤放了回去


" ...嗯 。"



' 假日一起去看電影吧 '


他奔跑著 、握緊了手中的紙張 , 流著淚


' 如果會冷  櫃子裡的外套可以穿 '


耳鳴聲不斷擴大 , 無視著身旁的人群 , 只為見到他


' ...掃具櫃裡有蜈蚣  幫幫我在我回來之前弄掉啊 ! '


消毒水的氣味讓人不安 , 一片的白都與他相同


' p.s. 你的餅乾被怪獸吃掉了 '


他很想要尖叫 、不過他已經聽不到自己到底在鬼吼什麼了


變得諾大的長廊裡 , 他終於來到了這個房間 , 停頓了下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 我先走了 '


那人對他輕輕的微笑了



開什麼玩笑...



" 為什麼買了盒子 ? " 他看著手中拿著藍色小盒子的白髮少年 , 沒什麼興趣的也拿了個紅的看了看


" 裝些紙條吧 。" まふ輕笑 , "ティン也可以買一個啊 。"


" 啊...。" 


藍色的小盒子裡


裝著最後的思念


白髮少年輕輕寫下了幾個字 , 放進盒子裡


等到畢業的時候 、就把它送給你吧


然後 。跌入了永遠都不可能再醒來的夢境裡



喇吧聲無從間斷的傳來 , 不過他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後退 、也反應不過來了


他記得自己在最後的十分哭了 , 無助的看著他


他發現對方一向沉著冷靜的面龐此刻也染上了不小的驚訝


一聲碰撞


掛在腰間的鈴鐺 , 破碎了


放在書包裡的所有便條紙像羽毛一般從空中一片片的飄落 , 無數的回憶灑落 , 閃過心頭 。繽紛的色彩在空中停留 、然後消逝


掉落到地面的紙瓣 , 全都被血色沾染


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


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 只是感覺まふ倒在了他的身旁 , 使勁全力伸出手摸索著他的 , 終於碰上的時候緊緊的握住了


不過那一方 、再也沒有回應


淚水停止了滑落



他醒來時 、只看見眼前一片空白 , 腦子疼的不行 。他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 , 一試著回憶起什麼 、就痛得像要瘋掉似的


意外的安靜 。他漸漸發現這裡是個病房 , 手臂似乎插著針 , 消毒水的氣味重到讓人想吐 , 頭頂被什麼束縛著 、好像是繃帶 ?


" まふ... " 輕輕喚了個名字 , 他又發現了一件事


他聽不見


睜圓了碧眸 , 他試著繼續發出聲音 、但不管如何這個世界就是一片寧靜


掙扎著做了起來 、最後 、最後的他們兩個人出了車禍 , 然後 、然後呢 ?


一位醫生走了進來 , 看見一臉絕望的他也沒說什麼 , 只是遞了張只給他


那是一張便籤


猛的從他手中搶過 , 赤ティン想也不想就把他扯開 。裡頭就只有一行字 , 歪斜扭曲 、卻又簡單明瞭的一行字


' 我先走了 '


將雙手握緊 , 他也不管自己聽不見 、說出來的話有多麼的難聽 , 朝著醫生就問


" まふ在哪裡 ? " 


這時的自己 , 面容一定很猙獰吧


那位醫生用手比了個數字 , 紅髮少年看著他 , 看著那個人讓出了路


猛的將針管拔下 , 他赤裸著腳向外奔去


我不要我不要... 最後的便條竟然是這樣的... 我不要啊 !


望著病房的數字 、直到第18號...


" まふまふ !! " 如此大喊 , 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 , 淚水已經沒法停止的他 、看見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那個人


那一天的世界 、就是這麼潔白的 、抹去了一切


" ティン..." 微微瞇著眼 , 白髮少年臉色蒼白著 , 看起來痛苦不已


" 你沒事吧 ? 給我振做點啊 ! " 來到床沿邊哭聲大喊 , 赤ティン是第一次 、感覺如此的無助


他看見まふ的嘴唇動了動 , 不過他什麼都沒辦法收到


你說了什麼啊....


他跪坐在病床旁 , 緊緊握著他冰冷的手 , 就和那時一樣 , 沒有人反握回來


焦急的看向まふ , 但白髮少年只是輕輕微笑著


" 笑什麼... " 淚水滑進了嘴裡 , 除了苦澀 , 什麼都沒有


那人又動了動嘴


他努力不讓自己繼續哭泣 , 睜著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 、看到最後 , 就算想忍住 、滿溢的淚水也開始崩潰了


白髮少年滿意的閉上了眼睛


病房裡儀器再也不間斷的聲音平和的響起 , 誰都沒有聽到的


哭的頭疼的他 , 發現了一旁的藍色盒子


顫抖著手拿下 , 他緩緩的打開


那是一張字條


就和平常一樣 、再平凡不過的字條


只不過 , 更要令人感覺到幸福


只不過 , 他已經不在了


只不過... 已經傳達到了


紅髮少年像是在哭 , 也像是在笑


他倒在了已沒有呼吸心跳的那人身旁 , 靜靜的沉睡著


白髮少年幸福似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睡夢中 、他握住了他的手 。便條籤悄悄的滑落


最後一根羽毛 、散落了


" 愛してる "


                                                             FIN.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用言語也無法傳達的情感

就寄宿在風中

等帶那個人  來將他帶走吧


day. 3


JustFor MoreTime

评论 ( 21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