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憶 .3 【點文】

* 視角轉換ing

* 謝謝  @時雨 的點文 ! 這文我打得很開心/// (啾

* 請勿帶入三次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我的世界裡永遠都只有你 , 但你似乎不明白


思索著該怎樣才能向你傳達


思索著該怎樣 、你才會接受我對你的感情


希望連同對你的傾慕一同裝入送給你的禮物之中 , 希望能夠聽到你的答覆


但為什麼...


就在那一天 、你將我遺忘了呢 ?



"まふ他似乎是忘了你的事...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嗎 ? " 這麼問著 , 藍髮男子就這麼注視著自己


他無法回答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為什麼まふ要突然在馬路中央停下來 


今天這一天 、他沒法入眠 , 也沒有去找白髮那人的勇氣


將一直放在口袋的物品小心翼翼的放入抽屜 , 上了鎖


今天的雪 、還是被血給染紅了


腥紅的朱赤 。就和他自己一樣


赤ティン閉上眼睛 , 血色蔓延在眼前 。他現在連惡夢也做不成了



"雖然還有些模糊 , 但他已經想起很多人了 , 真的不去看看他嗎 ? " そらる通過電話這麼問 


躺在床上 , 黑暗的房間裡沒有燈 , 他疲憊的要命


"不... 他不是不想要想起來嗎 ? 那麼我還是不要出現好吧 。" 切斷通話 , 他不想讓別人再聽聽自己這樣沒精神的聲音了


藍髮男子看著不知道是第幾次被掛掉的手機屏幕 、'赤ティン' 這字眼顯示著十來多通


他還好嗎...


轉身走進病房 , まふまふ還在和天月跟歌詞太郎聊天


白髮少年剛剛問自己為什麼失憶時 , 其實他的心裡是滿滿的恐懼


不過那人似乎很快就接受了


赤髮那人無可隱藏的緩緩地啜泣聲還印在腦海 , 揮之不去 。沙啞的嗓音已經沒了以前的生氣


"糟透了... 。" 用手臂遮住眼睛 , 淚水無可停止滑落 , 點濕自己的紅髮


他不想多和誰說話 , 他不想要讓別人看見他這麼脆弱的樣子 。他不想要知道自己真的是想要被遺忘的那一個 , 他不想要讓自己被遺忘...


可是 、他真的好怕啊...


好怕自己就是 、被他給選擇忘記的人...


黑暗逐漸將他吞噬


迎接明天的到來 、也逐漸變得可怕


"你要這個樣子到什麼時候 ? " 一段日子後 , 藍髮男子來到了自己的家


赤ティン沒有開門 , 他隔著門聽著那個人的聲音


"你這樣 、まふ那傢伙永遠都不會好起來 , 只會變得痛苦 。" 一直以來都缺乏感情的聲音在此刻參雜了些許的憤怒


"啊... 。" 沿著門滑坐在地 , 他有意無意地應聲著


門外的人似乎真的被惹惱了 , 狠狠的敲了一下大門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


"如果你覺得這樣就好了的話 , 誰都不會原諒你的 。" 拋下如此冰冷的話語 , そらる轉身離去


赤髮少年低下頭 , 憔悴的面龐露著些不解 、露著悲傷


既然他這麼在意まふ , 他去照顧他不就好了嗎...


站起身 , 他將門打開 , 一帶食物就像往常一樣被放在門外 , 他彎身撿起


他還不想踏出這裡一步


感覺離開這裡 、只為まふ而存的世界就會崩碎


關上門 , 把一切杜絕在外



"まふ他差不多已經想起每個人了 , 為什麼你就是不肯去見他 ? "


扯著紅髮少年的領子 , 他不悅的問 。赤ティン已經兩個多星期沒有出過家門 , 卻也每天都頂著黑眼圈


"我...害怕 。" 不去正視そらる的眼睛 , 他如此道


"你在怕什麼 ? " 滿嘴的嘲諷口吻 , 他已經看不下去這人如此的落魄了


因為他還不知道被遺忘的感覺


碧眸睜了睜 , 紅髮少年竟開始哭泣


"我...害怕 、我怕會真的被忘記 、我怕まふ他根本就不想要想起來 、我...____ " 笨拙的抹去臉上的淚水 , 赤ティン的哭聲令人憐愛


然後他說了


"我明明 、最喜歡まふ了啊...所以...____ "


藍髮少年似乎知道了什麼微微的睜大的雙眼 , 但隨後又回復了平和


胸口的勒痛感消失 , 赤ティン才發現自己被擁入了對方的懷裡


"你是笨蛋嗎 ? " 輕輕地拍著赤ティン顫抖著的背 , 就和下雪的那一天一樣 。そらる嘆了口氣


紅髮少年垂下了眼 , 把臉埋在他的頸肩


"就算一下也好 , 去看他吧 。" 放開那個人 , 天藍色的眼眸裡訴說著那般的請求 : "然後把你剛才說的話告訴他 。"


轉身走到門口 , 他看見紅髮少年猶豫著 , 過了許久最後才扯出了個不好看 、已經許久沒有出現過的笑


"下個禮拜...好嗎 ? "


藍髮少年點了點頭 , 走出大門 。瞬間腦子恢復了平靜


如此就好


他還不懂被喜歡的人遺忘的感覺


只不過 , 他還不希望自己最愛的人 、被遺忘



走到醫生所指示的病房門口 , 赤髮少年深吸了一口氣 , 然後悄悄走進 , 不發一聲 。他還不想驚醒現在在睡覺的人兒


午夜1點 , 誰都沉靜在夢境之中


紅髮少年還無法做夢


有些昏暗的房間內所建之處全是空白 , 就和躺在病房上的那人一樣


赤ティン緩步朝那人走進 。有些不確定的打開了窗簾 , 外頭的雪映著月光灑落進來 , 亮麗無比


那人被點亮的臉龐 , 帶著一絲愁悶 , 像是做了惡夢的孩子


已經...許久不見了啊 。他看起來就和以前一樣讓人心悸 , 只是吊著的點滴和身上的小傷 , 讓赤ティン心裡一糾


過了這麼久都還沒好嗎...? 這是他的錯


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 那人的呼吸聲平緩著 , 是這房裡唯一的聲音


只是還有紅髮少年沒法停下的心臟劇烈跳動 , 在寂夜裏舞動跳躍著


伸出手撥開まふ細碎的白髮 , 被遮住的眼眸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 , 溫柔的觸感就和以前一樣 、偶爾輕顫的睫毛也和以前一樣


這就是 、我最愛的你啊


這就是 、想要忘卻我的你啊....


他不敢出聲 , 只怕會驚醒まふ , 所以就只是靜靜地待著 , 看著那人的臉 、看著外頭的雪 、看著牆上靜靜旋轉的指針 , 沒有一絲睡意


'好久不見 。' 用氣音如此說道 , 赤ティン的表情滿是溫柔


只是其中還參了點苦澀


3點 , 他還沒閉上眼睛 , 他還想多待在這裡呼吸著這裡的空氣


他還 、猶豫著


'...對了 。' 像是想起了什麼 , 紅髮少年掏了掏口袋 , 拿出一個別針


上頭畫著個幸運草 , 點粉可愛的不行 。悄悄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 他拿起桌上的紙筆 , 在上頭留下一行字


如果看著我的字 、你會想起什麼嗎 ?


抱持著些許的僥倖 , 他希望自己能夠給他溫暖 、給他幸福


他希望まふ的心裡 , 還是有那麼一點的空間想要包容下他 、想起他


微微的一笑 , 把紙張壓在別針下 , 他站起身來在那人的臉上落下一吻 , 青澀又帶著溫柔


沒有任何的留戀 , 他轉過身走出房門 , 裏頭再度恢復原先的平靜


我現在 、只能用這種方式偷偷地接近你 、愛你


望你可以感受得到 , 望你能夠... 


"晚安 。" 


白髮少年睜開了腥紅的眼睛 , 在夜色裡染上了不解



"晚上好 。" 走進白色的房間裡 , 赤ティン再次低下頭這麼說 , 然後關上門


依舊把窗簾打開 , 今天沒有月亮 , 但白雪依舊潔淨透亮 。就算屋內的氣溫還算溫暖 , 他還是不放心的把那人的棉被向上拉了幾分


不知有意無意碰到的臉頰 , 散發著溫熱的氣息 , 讓人憐愛的想多摸幾下


"嗯... " 那人的悶哼讓他逼自己扯動理智線 , 顫抖著收回了手


悄悄的把帶來的東西放在桌上 , 他還是拿起紙筆留下一段字


不知道 、昨天的字條 , 他有沒有看到呢... 別針 , 有讓他想起什麼嗎 ?


望著熟睡的まふ的臉 , 忽然覺得這樣就好


很幸福


他想起了 、初次相遇的那一天


也是和現在這樣 、光是注視著這人的睡顏 , 就讓人覺得溫暖無比


'我喜歡你 。'


悄悄的 、悄悄的落了一滴淚


不可以哭的... 直到你想起我來之前 、直到我有勇氣念對你之前 , 明明都不可以哭的...


可是 、好難受啊...


溫熱的液體滑到了嘴尖 , 低落至紙上 , 未乾的那個字糊了一半 , 他沒有發覺


抽泣聲漸漸變大 , 他待不下去了... 再待在這裡肯定會把まふ吵醒... 


自己肯定會崩潰...


猛地站起身跑到門口 , 他關上門後沿著門板滑坐在地 。摀住自己的臉 、他還不想被人看見...


白髮少年細細地聽著一靜一動 , 緩緩睜開雙眸 , 看著紙條上糊掉了的 '想' 字


'心' 的那一部份 、模糊去了 。被赤ティン的淚水給抹去了


心裡細微的一顫


"你是誰 ? "


細嫩的聲音 , 在沒有人的病房裡迴盪



'晚安 。' 如此重複著這樣的夜晚


'明晚見 。' 悄悄地走出他的生活


'我愛你... ' 每天都想對你說的甜言蜜語 , 何時才能傳達 ?


你什麼時候 、會想起我呢 ? 什麼時候 、會接受我呢 ?


そらる和我說你已經和以前一樣能談笑風生了 , 只是在談到有關 '赤' 的字時 , 還是會有些反常...


我的錯


離你出車禍 , 已經一個月了 。每次都只有晚上偷偷來見你 , 我很膽小 、對吧 ?


但是我真的...好害怕...


そらる他說 、明天要我來見你


真的好嗎 ?


我真的行嗎 ?


你會原諒我嗎 ?


我還不敢抱著期待 , 但我還想要和你說說話 。就算真的只能當普通朋友也沒有關係 、甚至該說是奢侈了吧...


"我好喜歡你 。" 赤髮少年在那人唇上輕輕一點


這是最後一次了 。作為 '我喜歡你' 的最後一次


明天過後 、如果一切都沒有辦法回復原點的話...


"就做朋友吧 ? "


我甚至連我有沒有那樣的資格


都還不知道呢..._____


                                                           TBC.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一整個離題的節奏 (對不起

soratin...我 、我...QuQ,, (忍不住了w

蚊子去死 (拍

soraru的生放開始了 感冒好嚴重唔啊

最近都很晚睡 美妙的黑眼圈

覺得我的文風變得很奇怪  有種...的感覺  我需要冷靜期找回感覺  要不然發出讓人不滿意的文 我也會不滿意

不會太久 大家還是會不嫌棄雨痕嗎 ?

如果不會嫌棄 、就太好了

我還在前進 緩緩的

评论 ( 9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