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

© 雨痕>w<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那些天 、在雨中的謊言與約定

* 好久不見了啊

* 在打這兒的時候連內文都還沒想好

* 這星期一直下雨 很棒 請勿帶入三次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今天的這裡 , 也是冰冷的好天氣


太陽很大 , 風也鳴響著 , 朵朵雲葉飄動 , 陽光在沒有雲的縫隙間灑落 , 儘管如此....


還是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一絲希望


嘛 、已經習慣了 , 已經習慣有誰一個個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所以沒有事的


沒有了父母親 , 也沒關係


從開朗受人喜愛的個性 , 變得不愛說話後 , 沒有了原本關係很要好 、會一起打鬧的朋友 , 也沒關係


並不是我不會感到疼痛所以沒關係... , 而是因為從此 , 那些人 、那些事 , 都和我沒有關係了...


' 騙你的 '


嘛 、是幾天前呢 ? 是昨天 ? 是去年 ? 是什麼時候開始___


我已經忘卻了自己為何而生 , 已經忘卻了自己最想要逃避的時間回憶 , 已經忘卻了自己到底為何要繼續生存下去 , 已經忘卻了太陽的溫度到底是如何


但那種是怎樣都無所謂啦


就算死掉 , 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 才怪呢 '


那一天呢...啊 , 我還記得呢


那天下著雨 , 身子還是小小的我就站在病房外 , 等等...我為什麼站在那裡?


一個白袍的南子從手術房走了出來 , 看樣子 , 衣服已經換過一遍了呢 , 先前的衣服上肯定都是血吧 ? 白配紅...挺讓人著迷的啊...


為什麼要換掉 ? 我才不怕啊...鮮血的顏色就和我的髮色一樣 , 我怎麼可能討厭?


啊 、我想起來了, 因為父母親在來學校接我的途中出了車禍 , 所以被送到了醫院 , 所以我那時才會在那裏


父親和母親...


"抱歉 、真的..." 穿著白衣大袍的大叔這麼對我低下了頭 , 努力壓抑著淚水 、還是在笑著的我沒能說出些什麼 , 就只是睜著大大的雙眸似笑非笑的看著那位叔叔 , 希望能從他的話語中得到一絲解答


一絲救贖...


為什麼要道歉呢 ? 你替我治療了出車禍的爸爸媽媽 , 我才應該向你道謝呢


問不出口 。那時自己彷彿失去了語言


"你的父親和母親..." 面帶一絲愧疚看著當時的我的醫生 , 繼續饞動著那令人厭惡的嘴說了下去


夠了 , 請你打住


"我沒有能力 、"


停止吧 , 我求你了...不要再說了啊...


"他們死了..___" "我叫你住嘴 、不要再說了啊啊啊啊啊____!! "


淚水瞬間四溢而出 , 我瘋狂地對著那人大喊 , 現在想起來...真是可笑 。一點小事 , 有什麼好哭的啊?


懦弱的要命 , 膽小鬼 。只知道依賴和博取別人同情的弱者


那人的臉上佈滿了驚訝 , 但更多的是悲憫和不捨 。他點了點頭 , 然後慢步離開 。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哪裡 , 也不必知道


"對不起...___" 只是...


少年的淚水沒有止住的落下 , 如自己所願 , 四周安靜地如倘死水 , 誰都不在


誰都不會在了...


他低下頭 , 跌坐在身後的椅子上 , 將臉埋於指尖 , 紅色的碎髮散落著


"不是你的錯 、所以請不要...留下我一個人__" 碧綠色的雙眸睜圓著 , 像是想要看見一絲希望那般


' 這是我的真話...請你細聽啊... '


醫院內安靜無聲


少了父母親 、到底還有誰會接納我這種人...?


那天的自己 , 在雨中慢步的走回家 , 那個誰都不在了的家


今天的我 , 依舊討厭雨天


' 騙子 '



但是今天 , 下雨了


冰冷的雨色痕跡 , 毫不留情的刻畫下了 , 就和淚水一般 , 沒有任何誕生的理由 , 卻還是能夠理所當然的在最討厭的時候落下


而且不能夠控制的不止


所以我討厭雨天


也討厭流淚


' 謊言 '


我沒帶傘 , 但那又如何 ? 我討厭雨 , 可是不討厭那冰冷的溫度


就和那些早已失了溫的血液一樣...令人著迷不已啊


' 那是謊話 '


透明的水划過他的臉龐 , 逐漸變得溫暖 , 逐漸變回冷麗


灰黑色的天空就和那擁有著太陽的晴日一樣 , 沒有任何的希望 , 沒有任何的區別


所以怎樣都無所謂 , 就算連氣候這種東西都消失了也不關我的事


紅髮在黑色的雨空下變得黯淡 , 碧色的雙眸宛如一攤沉寂的死水 , 不再昇起


就算雨淋濕了全身 , 卻早已沒有辦法滋潤那乾枯的心靈


死了算了____


"你在做什麼 ? " 不熟悉的聲音自自己身邊傳來 , 恍惚著回過頭 、有些驚訝得微微睜開眼睛 , 然後他瞪著那名說話的白髮男子


自己的眼神肯定兇的嚇人 , 這些日子以來他都是這麼過的 , 所以也沒有人敢接近他 。看吧 , 白髮的那人也嚇到了, 離我遠一點才好 , 誰都會這麼認為的吧


冰冷的雨點停止了在自己身上的拍打 , 他才發現自己被那人一同撐入了傘下


"雖然傘小了些 , 但也請將就下吧 。" 那人溫和的聲線在雨聲中幾乎要被覆蓋過去 , 要不是兩人的距離近得不可思議 , 他根本就聽不清


綠色的雙眸有些不自在的避開了那幾乎要將自己看穿的視線 , 他發現那人的眼瞳是腥紅的血色


' 白配紅 , 挺令人著迷的啊...' 記得自己曾經這麼說過


但是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卻在雨中耀眼的不行 , 他下意識的不想要再接近這個人


' 那也是騙人的 '


他覺得 , 自己可能會變回以前那樣 、過於依賴 、過於懦弱...


他沒有接著搭裡那個人 , 而是轉過身準備離開 。手腕上輕軟的觸碰卻欲將他留下


雖然被抓住了手腕 , 但是那力氣柔弱的根本就攔不住他 , 只要隨便一揮就能將那人甩開


可他卻沒有那麼做 , 他如那人的願止下了腳步 


就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 說謊  我知道 '


"別淋雨 , 如果不能夠幫你到你想到的地方的話...至少讓我把你帶到雨亭下吧 , 這種時節感冒了就不好了。" 白髮的那人微微的笑著說 , 不帶任何一絲惡意的 , 令人放心


"...你是誰 ? " 他這麼問 , 也差不多忘記最後一次和人對話是什麼時候了 , 他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 。懦弱的封閉了自己的內心 , 懦弱的不想要去接觸這個世界


拜託...還不要讓我看到這個世界有多幸福 、還不要讓我在再次愛上這個世界...


雖然這麼想著 , 但已衝破嘴說出口的話語 , 包含的一切期待與渴求 , 都傳入了白髮男子耳裡


愣了愣 , 溫柔的勾起了嘴角 , 白髮少年這麼回答 : "我叫まふまふ , 你呢 ? " 


"赤ティン。" 沒有料到那人會反問自己 , 卻又像是預料到了那般 , 幾乎在下一秒他就這麼回答


迅速的摀住自己的嘴 , 他的臉無法隱飾住的紅暈蔓延開來


"赤ティンさん 、我帶你回家吧 ? " 沒想到まふ卻只是笑笑 , 沒有對於他的反應有任何的嘲諷


糟透了...他從來都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需要任何人


"...喔 。" 


' 騙子 '


他需要這個總是面帶微笑 、不會害怕他 、不會恥笑他 、不會遠離他 、不會丟下他的這個人


' 騙人的吧 '


"那走吧 ? " 冰冷的手被牽起 , 在小傘下的距離是並未存在的零 , 如火燒般的溫度蔓延開來 , 將什麼給溶解了


連小小掙扎一下這樣不如自己意的動作都不想做 , 被柔弱著 、比自己高上許多的人兒給帶向雨中的某一方


"...我家在另一邊 。"


' 那也是謊話 '


' 我只是想要  在你身邊多待一下 '


白髮男子不好意思的頓了頓 , 轉過身 , 兩人並肩而行


一路都沒有話 , 然而赤ティン卻覺得這樣比硬是想出個什麼話題還要更輕鬆


"為什麼 、赤ティンさん要那樣淋雨呢 ? 有什麼煩心事嗎 ? " 白髮男子最先開啟了話題打破沉寂 , 碧色的眼眸不帶情感的撇了他一眼 , 抓不住一丁的思緒


"煩 。" 低下頭看著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 但看見的卻是一個黑色的圓把自己框在裡頭 。那人另一邊的肩膀濕透了


他要自己假裝無視 , 他還不想要跟任何人有瓜葛


' 騙子 '


"欸...抱歉 、是我多問了。不好意思 。" まふまふ卻這麼回答道 , 似乎是搞錯意思了,白髮男子沒有再繼續開口 , 等著赤ティン都心急了起來


"我不是...我不是說你煩 , 是其他的事 。" 看著那人逐漸回復色慘的眼睛 , 赤ティン是第一次這麼慶幸自己能夠說出實話


然後就 、再也停不下來了


"啊...太好了,那麼 、赤ティンさん有什麼心事嗎 ? " 白髮人兒將傘再度往赤髮少年身邊移了點 。這四周的風景...剛剛分明來過


說了謊嗎?


"欸...欸 ? " 沒有想到 、赤ティン的眼眶早已佈滿了淚水 , 像是沒有可以承載的容器 , 一點一滴的落下 。まふ嚇到了 , 心中卻升起了些許的憐憫之心


為什麼外表冰冷的他 , 這麼容易就哭了呢...


因為 、忍耐了太久了吧 。心靈早就已經枯萎了吧...


"說出來也沒關係的 。" 用沒有拿傘的另一隻手將那人擁入懷中 , 儘管住景象讓經過的路人有些的傻眼 , 他並不在意


請停止哭泣啊...


"我 、我不知道啊...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唔..." 沒有絲毫的忌憚 , 赤髮少年的淚水不斷地墜落 , 溶入地上的積水成為那其中 、帶有令人羨慕的溫度的一份子


輕輕拍著赤ティン激烈顫抖著地背 , まふ細細聽著


"父母親死了 、誰都不在了...好可怕 、我不要...___" 


像孩子一般的哭訴著 , 他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很膽小 、懦弱 。但他沒有辦法停止去偽裝自己 , 就連欺騙自己 '討厭這個世界' 都沒有做得很好...


"乖 、沒事的 , 赤ティンさん 。" まふまふ溫柔的說 , 放開了傘任憑它掉落在地 。逐漸變小的雨緩緩的飄落 , 點綴著


"好可怕...誰都不在啊...___" 在平撫下微微停下了哭泣 , 他還是倚著まふ的肩膀 , 想是害怕再多看這個世界一眼那樣...


多麼的可悲


"我在啊 。" 


平緩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 赤ティン睜圓了雙眸 


"我在 。" 像是為了證明一般 , 他又說了一次


他還不能相信...


他還不想要相信...


' 為什麼還要再說謊呢 ? '


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 、去面對被我拋棄已久的這個世界...____


"如果還不能夠相信的話 , 我們來約定吧 。" 白髮少年稚氣的笑了, 把赤ティン托出懷抱 , 讓早已紅腫了眼的那人正視著自己


"約...? " 


還不能相信...嗎 ?


"嗯 、從今以後 , 赤ティン有煩心事都能來找我 。從今以後 , 赤ティン都不能再是一人 。從今以後 , 赤ティン都不能夠再說謊了喔 。約好了 ! " 


傻愣地看著眼前的那個人 , 細雨有些飄忽的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他說了什麼?


' 你不都聽見了嗎 '


原來他早就已經知道...我在說謊了啊...


"約好...了 ? " 直直地看著他 , 赤ティン從未感覺過自己像現在一樣 , 如獲新生


"約好了。" 彎著眼笑了, まふ輕輕拍了拍赤ティン的紅髮


垂下頭 , 他勾起了好久都不曾嶄露過的笑


"約好了。"


等到抬起頭時 , 溫暖的陽光已經出現 , 照耀著


似乎又能夠感受到溫度了


似乎...又能夠好好地笑著了...


"謝謝你 。"



我討厭雨天


因為那樣 、就沒有人會知道自己在哭泣了


' 那是騙人的 '


我喜歡雨天


就是因為這樣...


____才把我們串連起來的啊


                                                            FIN.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不曾再抬起頭  仰望那似乎沒了希望的灰色天空

然而  當我孤獨的飲泣時

低下頭  倒映在清水中的  是那令人羨慕的彩色世界

哪一邊是真實的?

其實都無所謂 不是嗎?

看 、

不管是哪一邊

你都還陪著我啊

_    _    _

不是有一段"赤ティンさん 、我帶你回家吧 ? " 嗎?

儲存草稿後再次打開來  第一眼看成了 "赤ティンさん 、我把你帶回家吧 ? " 

一瞬間臉色空白  想著為什麼我會打出這種東西///

還有一次 mafutin的冰心 我忘記第幾章了

"魔法失效了" 打出來卻是 "魔法師笑了"

總覺得 、要讓魔法師笑出來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瞬間有種親切感

久違的多話了  但其實我一直都很多話


最近變成了只有假日更文 我很抱歉

成績單發了 退步到了第九名 我的天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