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冰心 .8 (完)

* 這是最後一篇惹 

* 好久不見

* 請勿帶入三次

冰心 .7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7. 冰心與永焰


紅髮少女睜開了碧綠色的雙眸


綠蔭擋住了部分光線 ,四周異常的黑暗 ,只有點橙光灑落


擦拭掉臉上的血汙 ,她坐起身四處望了望 ,希望能夠記起自己在昏倒前到底走到了什麼地方


...似乎是村外的森林 ,現在是傍晚時分 ,那自己應該沒有昏倒多久


"嘶...好痛啊... " 她發現自己的手臂被畫出了一道不深不淺 、卻很長的傷痕 。出血已經停止了,但疼痛感卻沒有減輕


一切對她來說都還太過混亂 ,在早晨醒來時發現自己紅色的雙眸突然出現了奇怪的花紋 ,然後漸漸轉為碧綠色 ,實在是非常的詭異


而且自己的右眼下方還有些冰塊的碎片... ,也難怪村民會把自己視為怪物吧?


不斷地被村民們推擠 ,大家都用恐懼的眼神看著自己 ,叫喊著 。要自己走開 、滾開 ,不要再出現


現在 ,她該走去哪裡呢?


是自己的錯嗎?


她明明...什麼都不懂啊


在思緒擾亂之時 ,不知不覺她已經走出了森林 ,來到了小鎮上


抬起頭 ,映入碧瞳中的 ,是棟古老的建築物


赤色的長髮有些散亂 ,她恍惚地看著眼前似是教堂 ,卻又被一層...奇怪的冰給覆蓋著的高大建築物 ,忽然有種自己曾經見過它的紀視感


她聽過這教堂的傳聞 ,它的壽命似乎已經上千年了,而外頭的冰 ,似乎是傳說中 ,異世界被製造出來後唯一能使用冰蓮的人給添上的 。從此之後 ,就沒有人能夠再走進這間教堂過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離開... ,而是看著這間教堂 ,心情有些複雜


而且自己非進去不可


霍地 ,淚水毫無預警從眼眶中滑落


"...!? " 感受著心跳無法平靜的跳動 ,似乎在渴求著什麼 ,希望什麼 。心頭就像是被千萬根針紮刺一樣 ,在訴說著她的痛 、她的苦


還有她一直在尋找著的... 。她不想要拋棄的命運


"我 、我... " 過於沉重的悲傷朝她襲來 ,用雙手摀住臉 ,心跳瘋狂的加速著 ,難受的很


但她還是邁步向前


推開老舊的木門 ,少女竟毫無顧忌地走了進去 ,就像一直都守著教堂的魔法失效了那樣


映入眼簾的 ,是懸浮在空中的冰色碎片 ,教堂裡的每個地方都被白色的冰給包覆著 ,有些地方的冰已經碎裂 ,在空中卻又停止了消失


就像有什麼被暫停了一樣


她向前走 ,看著無數排椅子的最前端 。擦乾臉上的淚水 ,少女在一處停了下來


在教堂的最前端 ,有個奇怪的東西漂浮著 ,心型的冰塊之中 ,竟然有著一團火球 ,在裏頭燃燒


為什麼...? 冰火不該相容...不是嗎?


然後她看向地面 ,斑斑的血跡是如此的明顯 ,她的左肩毫無理由的突然一疼


然後她的肩膀從背後被人抓握住 ,讓她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 ,力道不重 ,但滿滿的敵意卻朝她襲來


僵硬的轉過頭 ,她看見一個穿戴著斗篷的人 ,黑影下的雙眸緊緊盯著自己 ,不帶任何感情


"那個..." 


她不懂這個人為什麼也能進來 ,不懂她為什麼能無聲無息地走到自己身後


更不懂自己心中的這股悸動


"誰? " 冰冷的聲音自斗篷下傳出 ,她被放開 ,然後看著那人退後一步 ,和自己保持距離


她在動作的一瞬看見了那人細碎的白髮 ,還有桃紅色的雙眸


熾熱感再度傳來 ,讓她忍不住落淚


"我是...我是赤ティン。" 少女顫抖著說道 ,她已經不能夠明白 ,自己現在究竟是在高興著 ,還是在恐懼著了


斗篷下的男子呆滯了幾秒 ,拿掉帽子 ,隨後一身的敵意也消失不見


"你...是誰? 為什麼進得來這裡? " 她問 ,然後看見了那左臉上有個條碼


如同被放置的物品一般


男子撇了她一眼 ,眼底的思緒混亂著 ,卻沒有回答赤ティン的問題


過了許久 ,男子開口了


"まふまふ。"


然後再度陷入沉默


赤ティン不懂這是怎樣的感覺 ,就好像...就好像這個人沒有任何的情那樣 ,眼神冰冷的叫人不敢靠近


如此的令人憐愛


"你知道我為什麼進得來嗎...? 我記得有個傳...___嘶___! " 身上的傷口不知為何在此刻作痛 ,就像要撕裂自己那般灼熱 ,她跌坐在地 ,才發現自己的腳也受傷了


緊緊抱著自己的手臂 ,赤紅的鮮血開始漸漸蔓延 ,低落至地面後 ,沿著冰滲透到一旁的血漬上


她好像曾經看過...


黑色的陰影使她回過神 ,男子不知何時又走到了她身旁 ,蹲下,然後像是不懂得溫柔一般的扯起她受傷的手


"啊__!! " 撕裂的感覺讓赤ティン忍不住發出哀號 ,淚水再度聚集


但並不是因為疼痛 ,而是因為眼前的這個人 。實在是太過熟悉了...她還記得這冰冷的溫度...


まふまふ似乎不解為什麼赤ティン要露出難受的表情 ,也不解自己為何要湊上前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瓶藥水 ,倒在赤ティン地傷口上


疼痛感消失了,她脫力的倒在那人的懷中,呼吸不斷的加速


意外地沒有被那人推開 ,背上傳來了僵硬的觸感 ,她覺得有些好笑


まふ生硬的輕拍著少女的背 ,朱紅色長髮的觸感很好 ,而且似曾相識


其他的他都不知道了


"記憶... " 如同機械般的聲音傳來 ,然後她被導出了懷抱 ,對上了まふまふ的視線


比起方才的冷淡與距離感 ,現在似乎...多了些什麼


她看見白髮少年桃紅色眼中有什麼在竄動著 ,接著漸漸找回了溫度


毫無防備的 ,まふ將赤ティン拉近自己 ,吻上


輕輕的一點 ,就像是在描述著まふまふ這個人 ,溫柔 、美麗的一面


她看著まふ的眼睛 ,不再如機器般生疏 ,而是充斥著許多的情感


不可置信發現教堂內的冰塊繼續了停止了的消失 ,過不了多久 ,教堂恢復了原樣 ,整齊 、而且乾淨


心型的冰 ,不知從何時開始就已經崩碎了,只留下火焰在空中持續燃燒


大門輕輕被推開 ,從外頭走入了一個人


藍髮在陽光的映照下耀眼無比


天藍色的雙眸看著兩人 ,然後那名男子笑了


"看吧 ,我說過了,你的心臟我並不需要 。" 男子輕柔笑了,就像他們認識一樣...


她轉頭看向まふ ,まふ此刻也笑著 ,回答著那個人


"是啊 。謝謝你 ,但是過了多久呢? " 他問 ,而赤ティン還是一臉不明不白地來回看著兩人


"一千年喔 。" 男子笑著 ,說出了令人訝異的數字


"是嗎... ,真的太久了啊 。不過有ティン陪著我 ,所以並不孤單呢 。"


白髮少年摟緊了赤ティン的腰 ,如此親密的動作令她一愣


但並不討厭


她不知道まふまふ口中的ティン是誰 ,不過他們的感情似乎很要好呢...


忽然 ,一道身影從門口朝她撲來 ,她嚇了一跳 ,但還是穩穩地抱住了那柔軟的身子


"ティン...ティン! 妳終於回來了! " 褐髮男孩在自己的懷裡不斷哭泣 ,嘴裡也喊著自己的名字


如此的懷念...如此的熟悉


她感受著那令人憐愛的溫度 ,感受著自己曾經擁有過的幸福 、還有孤單以及絕望


所有曾經屬於她的一切都回來了


對於まふ的愛也是...


碧色眼眸下的冰色碎片 ,漸漸地消失 。她漸漸地找回了,自己所失去的一切


身後的火焰也和心型的冰塊一樣 ,消逝的無影無蹤


"まふ..." 她望向白髮少年 ,而まふ也一樣看著她


"怎麼了 、ティン? " 


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隱約記得 ,在黑暗中自己曾經是如此的無助


在黑暗中度過的時間漫長無比 。似乎過了好幾年 ,似乎過了好幾個世紀


"我為什麼...回來了呢? " 赤ティン問 ,她明明記得自己...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死了


まふ笑臉看著她 ,理所當然地回答


"因為我愛你啊 。"


因為愛著你 ,所以就算要我奉上自己的心臟也無所謂


直到世界崩壞了,也會一直 、一直愛著你的


誰說冰與火不能相融呢?


我就是如此的貪婪著妳的一切啊 。我愛妳


我愛你


赤ティン



無名者看著相隔了千年再度重逢的兩人 ,笑了


他也曾經想過 ,那個人會不會再回來


不過這次是因為赤ティン剛好擁有著永焰 ,所以才能讓所有事物繼續生存下去


要是妳也能回來...那就好了呢


每天都看著妳最愛的天空


就算孤獨了好幾千年 ,卻還是活下去


活在這個 ,妳深愛的世界上


                                                                   FIN.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不要打我 (泣

明明有想過短短的結束  到最後越打越起勁

冰心系列結束惹!! 很開心喔

覺得如何?

肯定是很隨便的感覺 (笑

下次見!!

评论 ( 6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