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

© 雨痕>w<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冰心 .4

* 思考了很久於是這樣

* 這次沒有人名

* 請勿帶三次

冰心 .3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3. 理想鄉      ..從今以後就是男女朋友囉!! (外表定義


赤ティン就這樣在魔士まふまふ的家裡住了下來

 

毫沒有羞恥心的 ,但正是因為如此 ,まふ才能沒有隔閡的和他來往

 

他欣賞赤ティン的個性 ,沒有任何隱瞞 ,大大方方的做自己 ,是如此的真實

 

所以他陪伴著自己也不錯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 ,スズム挺喜歡他的 ,是因為那包風鈴果的關係嗎? 自從他把那包東西吃掉之後心情就變得特別好 ,聽著風鈴果發出的聲音也能好好的入睡

 

纏著赤ティン的時間也漸漸增加 ,就像他是自己的主人這樣

 

說到スズム的主人 ,他也曾經問過一些關於他遇見自己之前的事

 

他說自己曾經有兩個主人

 

那兩個人感情很好 ,但是命運不允許那兩個人永遠陪伴在彼此的身邊

 

他問能不能清楚舉個例子?

 

但卻從沒想過解答是 ,如果說其中一方是對世界有最大貢獻的人 ,那麼另一方就是不斷在毀滅世界的人 。如此而已

 

兩個截然不同的存在嗎...?

 

除此之外的一切他都沒有再透露 ,再說了,スズム是隻千年妖狐 ,再怎麼說 ,就算他的主人很長壽 ,也沒有任何人的歲數能夠像他一樣破千

 

所以說 ,他的主人應該都已經死去很久了吧

 

是不是在赤ティン的身上 ,看見了自己前一任主人的倒影呢?

 

那麼 ,是創造世界的那個人

 

___還是毀滅世界的那個人?

 

不管怎樣 ,只要他開心就好了

 

赤ティン來到自己的家 ,闖入他的生活已經過了一個月

 

"話說  ,まふ花的錢都是從哪裡來的啊? " 赤ティン坐在沙發上 ,看著白髮的人兒發呆 ,時不時看著自己的手指玩弄著上頭的小火焰 ,楓色的紅瞳中映出了點點光亮 ,火花在裡頭四處跳躍

 

"嗯? 如果我說是搶來的ティン相信嗎? " 他輕笑幾聲 ,看著那人手中的火花不斷變化 ,赤ティン每天總能玩出不同的花樣

 

很滿意的看見那人驚恐的看著自己幾秒鐘 ,就連火燄也跟著僵住 ,過一會兒才放鬆肩膀和面部表情

 

"哈...別嚇我行嗎 ,我心臟經不起嚇 。" 赤ティン擺了擺手 ,手中的火焰熄滅

 

"...為什麼ティン會覺得我在騙人呢? " まふ不解的歪了歪頭 

 

"別告訴我是真的! " 紅髮少年對自己比了個抗拒的手勢 ,然後看見那人再度笑出來才發現自己又落入奇怪的圈套了

 

不...這根本連圈套都算不上吧

 

"當然不是真的啊 ,就算是真的也是為了養ティン才去搶錢 。" 

 

"求你別...我負不起 。所以說你的錢到底哪來的? "

 

まふ沉默了一會兒 , : "報酬 。"

 

"? "

 

看著赤ティン一臉不知情的樣子 ,まふ嘆了口氣

 

"有些人會委託我做一些事 ,一次的報酬都夠我過兩三個月 ,所以不必擔心錢的問題喔 ,絕對不是從奇怪的管道得取的 。" まふ溫和的笑了笑 ,儘管看起來有些僵硬

 

"是很討人厭的工作嗎? " 赤ティン問 , "如果很討厭就別做了。"


愣了愣 ,不明白眼前的人到底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但自己真的對上一件委託抱有很大的...恐懼


"不...不討厭 ,只是想起了可怕的事情 。"


紫髮少女的面容立刻清楚地呈現在自己眼前 ,不管是流著淚的 、大聲咆哮的 、安心微笑的...


夠了,快點消失...


"是什麼? 委託的事? " 赤ティン皺起了眉 ,有些不悅的看著雙眼空洞 、帶著迷惘的まふ


"是在遇到ティン不久前的事呢... "


他把過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赤ティン,果不其然的 ,他的眉鎖加的更深了


"まふ沒有錯喔 ,所以別擔心了。" 赤ティン溫和的笑了笑 


是嗎...?


就像太陽一樣的你 ,我有資格被你照亮 、得到溫度嗎?


還是...被你那太過刺眼的陽光給融化 ,自己被毀滅?


ティン...


___你到底是創造世界的那個人 ,還是毀滅世界的那個人?


___你到底會帶給我幸福 ,還是讓我因此變得不幸?


我想要去相信前者


所以現在才會笑著


"是這樣子的呢 。"


"ティン要不要去街上逛逛? 今天太陽沒這麼大 。"


"耶? 當然要! " 赤ティン開心地站了起來 ,他這個月幾乎都在家裡度過 ,因為まふ總是嫌棄外頭的太陽很大 ,不陪他出門


雖然スズム也曾提議過要帶他出門 ,但是說什麼赤ティン都希望まふ一起參與他的第一次外出


當然 ,這一個月的伙食全都是外賣


既然まふ現在提出了建議 ,當然得好好把握! 然後趁今天把外頭的地形路線全記下來! 以後就能自己偷跑出來玩啦! 整天悶在家頗無聊的


將紅髮紮了起來 ,他甩了甩對於男性來說依舊過長的瀏海 ,問 : "我像不像女孩子? " 然後甜甜一笑


まふ整顆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他發現赤ティン明明是男性 ,卻意外地喜歡到處亂放電 ___對自己


天然呆?


"如果你是說身高的話..." "不要和我說我的身高! "


赤ティン一臉崩潰的摀住自己的臉 ,然後放出怨死人的死光 : "我明明是說長相... 。" 於是就被摸了摸頭


看著眼前一臉燦笑的白髮少年 ,他覺得自己被調戲了


"嚶嚶...まふ說我長得好醜...___" 赤ティン發出略為的低吟 ,然後聽到那人說等等會請吃好料的所以原諒我吧的時候笑了


"ティン長得很漂亮喔 。" 他這麼說 ,眼前的人卻很開心的笑了


身為男生 ,誰都不會希望自己被這麼說吧?


'因為面具戴得太久 ,就很難拿下來了。'


赤ティン曾經這麼說過


心裡某處一震苦澀 ,還有心疼


"走吧 。" まふ牽起赤ティン的手走出門 ,在關門的那一剎スズム跳上了まふ的肩



無止盡的來回穿梭在黑色的道路中 ,兩人使勁的奔跑著 ,直到發現了亮光才喘著氣停下來


不斷追著他們的影子消失了 ,他們才靠著牆歇一會


好可怕...


等到氣息平和住了,似是少女的那個人影開口...


"まふ! 那群人是怎麼回事啊? " 赤ティン看著比自己還要喘上許多的まふ ,真心認為這人體力弱倒掛


他很慶幸自己從小就活跳跳的


自他們一出門 ,走過一條街之後就開始有人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到後來就是有人非常厚著臉皮的上前來問 '這位是魔士的妻子嗎? ' 、'魔士 、恭喜您啊 。' 這種聽著令人不舒服的話


在まふ耳裡聽起來應該很不舒服吧? 明明只是個賴在他家不走的乞丐...


但是在自己耳裡聽著卻...意外地有些開心


自己的外表 ,也能夠配上まふ這種身材好又長得好看的人真是太好了


"我 、我也...不曉得啊..." まふ則是因為平時不常跑動 、應該說根本沒有運動過? 臉已經紅的像莓果一樣了


"ティン呢...? 沒事吧? 抱 、抱歉 、連累你了... " 他靠著牆坐下 ,閉上眼睛休息


赤ティン微微睜大了眼睛 ,但那情緒很快又被隱藏了起來


"まふ沒有錯啦 ,而且很久沒這樣活動活動了。" 赤ティン從小包包裡拿出一顆果子,遞給有些無力的白髮少年 ,但是看見對方閉著眼之後戳了戳他的臉


...好軟!


"喂 、喂まふ張開嘴一下 。" 赤ティン蹲了下來和まふ等高 ,然後在まふ微微張開嘴時就把那顆果子硬是塞到他嘴裡


突然的涼感讓まふ睜開雙眼 ,然而看見的卻是赤ティン放大的臉和放在自己唇上的手


哪家的漂亮姑娘...


"嗯 、嗯嗯? 怎麼了嗎? 不好吃? " 赤ティン皺了下眉 ,然後看著手裡那包果子,也丟了一顆在嘴裡


"哇啊啊__! 這是什麼!? 好涼 、好辣啦啊啊__! " 赤ティン瞬間摀住自己的嘴巴 ,不讓自己把嘴裡的東西吐出來 ,要不然就太沒有形象了


雖然他知道自己的這段大喊也很沒形象


漂亮的畫面瞬間在まふ眼前破碎 ,他才終於清醒 ,剛才那位是赤ティン


"這是...? " 看著眼前的人也沒有想到手中的東西是如此的...可怕 ,まふ歪了歪頭


"這是...好辣...スズム給我的 ,之前牠說如果我們兩個人出門一定會用上這個...他說累了就吃 ,我也不知道原來是這個意思... ,好辣。" 


"抱歉... ,我沒有控制好劑量 。" 稚氣的童聲飄下 ,スズム從牆上跳了下來


赤ティン早已經習慣スズム跳來跳去了 ,一開始的時候還會很慌張地上前察看 ,現在就算他從空中跳下來牠也不會在大驚小怪了


"沒事... ,只不過為什麼會說這個用得上? " まふ原本的疲憊感早已消逝殆盡 ,留下的只有快流下淚的涼感

"因為... ,ティンティン這樣子和你出門一定會被人類追著跑啊 。" スズム接過從赤ティン手上遞來的那包果子,說了聲 : "我回家會改良一下的 。"


"...你怎麼會做出這種東西? 啊...你之前就是在做這個? " まふ的血色雙眸充滿著疑惑 ,但隨之又想起了什麼


スズム在赤ティン來到這個家之後就常往廚房跑


"妖狐嘛 ,總會一點小把戲 。" 被很簡略的帶過了


"我還是把頭髮剪掉吧... 。" 赤ティン在一旁有些失落的說 ,眼裡彷彿多了層水氣


要把頭髮剪掉...我不想要啊啊啊啊啊


紅色的長頭髮超好看的!


看見了赤ティン眼中的難以抉擇 ,まふ拍了拍他的頭


"這樣まふ就不會困擾了... 。" 赤ティン抬起來看著比他高上許多的白髮少年 ,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和他希望自己將他留下那時一樣


...好可愛 ,像被拋棄一樣令人心疼


"不困擾喔 。如果ティン是為了我才剪頭髮的話 ,那我寧願天天吃那鬼東西 。" "喂 。"


スズム在超小聲的表示了不滿之後失落的低下頭


"まふ很喜歡ティン的長頭髮 ,所以剪掉的話也會傷心的 。" まふ溫柔的說 ,軟綿綿的聲線特別有讓人放下心來的說服力


"真的可以不剪嗎...? 那鬼東西真的很辣耶 。" "喂... "


小男童難過的跑回家了


"可以啊 。" 


"太好___" "反正就算剪了ティン還是像小女孩一樣嬌小可愛 。"


"...まふまふ! "


"去吃燒肉吧? "


"...好啊! "


從此之後魔士有了妻子的是就在理想鄉傳開來啦 ,真是可喜可賀


至於スズム嗎...


"ろんちやん的味覺真的讓人不敢領教呢... 。"


褐髮男孩翻出了一直深藏在櫃子裡的一張相片


黑曜色的雙眸平靜卻又不失溫柔的黑髮男子 ,如同天使一般燦笑著的短髮女子


中間還抱著一位 ,臉上看起來是如此幸福的小男孩


"不過 ,我就和主人一樣非常的喜歡喔 ,就像喜歡ろんちやん和主人一樣喜歡 。"


右眼又在隱隱作痛


"像喜歡そらる和ろん一樣 。"


"爸爸...媽媽... 。"

                                                                     TBC.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為神馬打這篇的時候一直有人打電話過來煩我喇!

這裡是雨痕

沒有題目 ,所以亂打了一個

身高差又壞掉了

知道suzumu的兩個主人是誰了嗎?

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然後領一大堆的紅包!

...如果是發紅包的的話就沒辦法惹

開學倒數5天

评论 ( 2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