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消失紀視

* 欸嘿雨痕我來惹

* 依舊把第二次的文獻給mafutin

* 請勿帶視三次元喔

* 想些的可怕但卻又不可怕呢...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吶, " 白髮少年最熟悉的聲音,此刻就在他耳邊響起


在黑暗中,他猛的轉過身


什麼都沒有


"告訴我啊。" 令人憐愛的聲音,飄忽感落下。彷彿有雙腥紅色的眼眸,盯著他不放


少年慌張地想要摀住耳朵,但是他做不到


"為什麼... " 明顯的哭調,讓少年害怕了起來


不要哭...不要覺得難過啊...


笑容才是最適合你的,不是嗎?


"...我會消失呢? "


紅髮少年扯開了猙獰的笑容


瞬間,如潮水般湧來的黑暗寂靜吞噬了一切



白髮少年睜開了雙眸,赤色的眼瞳光亮著


眼前卻是一片漆黑


不、正確來說,他正站在夜晚的街道上,而街上荒涼無比


此時此刻,他就是只身一人


一旁一明一滅的路燈替這的氣氛點上了幾分詭蹫,まふ慌了


冷風吹過他的臉頰,就像鋒利的刀刃一樣刺疼了他的皮膚。他不敢向前,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他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如果等到天亮了...就不會這麼可怕了,對吧?


まふ心想,然後抬起頭


漆黑的夜空中,高掛著腥紅無比的上弦月


如同嘲笑著白髮少年愚蠢的想法一般,令人感到寒心的弧度


まふ不敢再多看一眼,正當他準備找個角落坐下的時候


他看見了


在破舊的路燈下站立著的,是一隻消瘦無比的黑色狼狗,而那隻狗的半邊臉龐,全都化為了森森白骨


嘴上還殘留著血色的痕跡,那只狗朝まふ的方向轉過了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_________!! " まふ再也忍受不住,沙啞著嘶聲叫了出來,劃破了夜晚過於不安分的寧靜


他看見了,那隻狗腳下,沒有身體的頭顱


赤色的秀髮,在街道上散亂了一地


空洞的碧色雙眸,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まふ的眼睛


不帶任何情感的,純粹的空洞


令人毛骨悚然


然後,那張嘴巴動了


"為什麼..."


不安與恐懼如同蛇一般,,迅速地爬上了まふ的背瘠


"為什麼...我會消失啊啊啊啊啊啊___!!! "


刺耳的尖叫聲猛的落下,原本的話語變成了不成聲的哭吼


血色瞬間蔓延,他看見那只狗朝他的方向衝了過來


他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無法承受的恐懼正在無限的蔓延


一切會就此,迎向終結嗎?


"喂、喂__! " 突然,可以說是暴厲的聲音在身邊砸下,雖說有點大聲過頭的不留情...


但是まふ是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那熟悉又溫柔的擔憂感,籠罩在他四周


漆黑從某個角落開始碎裂,白色光點,逐漸蔓延開來


如陽光一般的他,帶給了自己溫暖的希望


白色的光線,爭先恐後地擠進了他的視野


原本的街道消失了,令人感到壓迫的弦月亦是如此,那充滿恨意的碧色眼眸也消失無蹤


まふ睜開了緊閉著的雙眼,淚水順勢不停地滑落,打溼了耳旁的白髮


映入眼底的,是赤ティン放大了好幾倍的臉,稚氣卻又帶著無可隱藏的驚慌


紅髮垂落在まふ的臉旁,又刺又癢


まふ依舊直視著赤ティン的眼神,沒有逃避


這才是他應有的碧綠色瞳眸,充斥著只對自己展露的溫柔


"你怎麼了啊!沒事幹嘛哭啊,你... "  "不要走__。"


まふ輕輕的將上方的赤ティン擁入懷中,聞著那熟悉的洗髮液的味道


不會再逃了...


所以,不要消失...不會讓你消失的...


紅髮少年未完的話語被截斷,無數的苦澀都咽在喉嚨。雖然擔憂、不滿,但更多的是理所當然的安心


感受著那人心跳的溫度,赤ティン悶悶的開口了


"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啊...。" 他抬起頭,沾了些水氣的碧色雙眸緊盯著對方不放


而白髮少年道歉的話語全都被掩蓋在了接下來的吻中


如蜻蜓點水一般,恍惚間的一吻


まふ先是一愣,過了良久才反應過來


他看著對方的眼哩,盡是多到滿溢出來的溫柔


"不會走的...說好了。"


少年安撫性的順了順那人的白色秀髮


                                                                                                     FIN.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於是我打完惹~

大家好,這裡是雨痕

明明想打的很恐怖但生出來卻一點都不恐怖-u-

於是我做罷了(攤手

是說這篇該種抹惡搞呢?

呵呵~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1.

嘴上還殘留著血色的痕跡,那只狗朝まふ的方向轉過了頭

意外的,沒有想像中的吠叫

那只狗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奇怪

"好番茄,不吃嗎? "

像個隨便搭訕小X孩的中年大叔一樣

然後まふ看見了一顆特大號番茄躺在地上,重點是它有兩個番茄蒂

上頭貼著一個標籤, ' 注意,嚴重腐蝕性 '

他忽然瞭解那隻狗的嘴吧是種抹回事惹

2.

感受著那人心跳的溫度,赤ティン悶悶的開口了

"まふくん,為什麼你身上有番茄的味道? "

他抬起了頭,看著まふ一臉嘿,又急忙改口

"まふ,為什麼你頭髮變紅的了? "

"欸?因為...因為、太想要和ティンさん有一樣的髮色了! "

赤ティン先是一愣,然後笑著拍了拍まふ的肩

"啊哈哈!那也不要用番茄染頭髮啊! "

まふ表示他什麼都不知道

                                                                                                          FIN.


雨痕表示自己都看不懂最後到底是神馬鬼東東了(笑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