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世界對你惡言相向
那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 雨痕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四季 (1)

* 啊,那個因為是第一次發文請多指教-u-

* 還有請不要帶入三次元喔

以下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久違的開學日,赤ティン意外的起得特別早,依舊隨意的將秀長的赤紅色頭髮綁了起來,穿起制服便出門了


赤ティン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並沒有吃早餐的習慣


這樣的他,在光頭校長訓話+勉勵時就已經精力用盡了


體育館的悶熱感非常得令人感到不舒服,但更多的是新學期令人興奮的氛圍


互不相識的感覺雖然令人困擾,但從另一方面去想的話,就是個全新的開始了吧?


帶著愉快的心情,赤ティン並沒有察覺到身旁那人搖搖欲墜的身子


直到身邊的女同學發出了驚呼,赤ティン才猛的轉過身,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位白髮的男孩癱倒在另一人的身上,他的雙眸緊閉,臉色也蒼白著,清秀的臉龐上參雜著幾分痛苦,就像是做著惡夢的小孩一般


就算並不認識,也總讓人看得心疼了起來


而及時接住那人的,是個帶著眼鏡帶著星月形耳環的學生


似乎他們早就認識了,褐髮的那人嘆了口氣道 : "就叫你先休息一下了...笨蛋,覺得麻煩的人可是我耶。"


"抱歉...天月くん。"白髮的那人微微睜開了雙眼


赤紅色的眼眸...就和自己的髮色一樣。像寶石般美麗


那名叫天月的人帶著那人離開了體育館。大概是去保健室了吧


赤ティン看著早已沒人的門口,過了好一會兒,才蹲下撿起地上的一個色吊飾


那是一個表情呆版的晴天娃娃



"應該是這裡吧...? " 赤ティン看了看手中的吊飾,又看了看前方的門牌


他推開了門,像潔白無比的房間走了進去


"啊...就說沒事的了...。" 一道軟綿綿輕飄飄的聲音從簾子的另一端傳來,聲音的主人似乎沒有發現到有人從外頭近來


"不行,まふくん你就是因為逞強才會倒下的。" 另一道有些熟悉聲音,讓赤ティン馬上就認出來了


"那個... " 他拉開了保健室的隔簾,探進了半顆頭


紅髮隨著他的動作滑落


"啊? " 天月轉過頭,然後點點頭對赤ティン說 : "請問...? " 


"不、我只是想拿個東西給...まふくん。" 他從簾子後走出,有些嬌小的身高和一頭長髮,讓まふ差點就以為對方是女孩子了


不過也因為他那少年音,天月放下了不少戒心


"是嘛?那我先走囉,まふ,不准給我下床。" 天月很果斷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床上的那人警告了一下後,又對赤ティン說 : "那傢伙就交給你了。" 人便消失了


......


房內陷入了沉默


留下一臉 '神馬東東? ' 的紅髮少年和一臉 '不是吧? ' 的白髮少年,一臉 '歌詞太郎桑我來找你了! ' 的褐髮少年就這樣走出了保健室


被拋棄的兩人相看了幾秒


最終還是由赤ティン打破了迷之沉默


"抱歉,我只是來送個東西而已。" 他伸出手,將手中的晴天娃娃遞給了まふ


眼神有些黯淡的紅眸少年眼裡多了絲光彩


"てる! " 白髮少年立刻跳了起來,把那吊飾接了過去


"てる? " 


"嗯嗯!是這只晴天娃娃的名字喔! " まふ開心地回答著,後來似乎發現自己情緒起伏太大,在看見那雙充滿笑意的碧綠色雙眸後,紅著臉低下了頭


"是嗎?真好呢...你很寶貝他? " 本來只是來送個東西的...但是他就是不自覺的想和眼前的人搭上話


"嗯,因為てる是まふ的第一個朋友啊。" 看著手中的てる,まふ的眼裡盡是溫柔


他也不懂,一向怕生的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反應


很奇怪,自己


可是總覺得,眼前有些嬌小的人兒,能夠讓自己依靠


能夠給自己溫暖


而赤ティン則是一臉寵溺的看著他


"まふくん的眼睛顏色很好看喔,像寶石一樣閃閃發亮呢。" 他笑著,在清一色都是白色的房間內,赤髮與紅眸顯得格外耀眼


而白髮少年在聽了之後先是睜圓了雙眼微微一愣,後來才像是驚覺到了什麼,低下了頭


房內再次變得安靜無聲


只有陣陣的抽泣聲傳出


"...? " 赤ティン不解地走上前,伸出手本想要搖搖他的肩,但是在碰上了之後才發現那過於纖瘦的體型,還有那微微顫抖著的身子


自己做錯了什麼嗎?


明明是夏天,但まふ身上所傳來的溫度,卻冰涼透骨


"抱歉...。" まふ用雙手捂住臉龐,略帶鼻音得哽咽聲傳來,白色的髮絲從指尖慢慢滑落


紅髮少年在一旁靜靜地聽了下去


這真的不像他的作風


"因為是除了天月くん、第一次有人...說我的眼睛很好看的...。" まふ抬起了頭,精緻的小臉上早已布滿了淚水


赤ティン在看見他那淚水不停打轉的血色雙眸時,覺得自己的內心深處,有什麼被擊潰了


"沒關係的。" 


白髮少年一臉訝異地看著...不,他感覺著覆蓋在自己眼睛上,那隻手的溫度


因為被遮住了視線,所以他看不見赤ティン的表情


但他知道,那絕對不是嘲笑


"就讓我成為まふくん的朋友吧? " 充滿笑意的語句傳進了まふ的耳裡


他先是一震,然後勾起了嘴角


不習慣面對別人的弧度


まふ笑了,用那依舊飄忽的像是隨時都會消失的聲音回答 : "好的...。"


赤ティン放開了那隻遮住まふ眼睛的手,濕濕的,但餘溫還是殘留著


令人感到純粹憐愛的赤色雙眸此刻充滿了希望與笑意


"請多指教,まふくん,我叫赤ティン。"


他伸出了溫暖的手


冰涼的溫度,回復了他的期望


"請多指教...赤ティンさん,我叫まふまふ。" 


那是我們兩人的,第一次相遇


在夏天的時候


                                                                                                          TBC.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大家好,這裡是雨痕,初次見面

第一次打的mafutin,不知道這種感覺好不好呢?

因為很不會切入主題,所以總感覺一開始打了很多無關緊要的廢話(笑

真的很抱歉

然後呢...再說下去都要比正文多了喇 -u-

今後也請多指教

以下有有點崩的惡搞,說不定以後也會有喔~

謝謝看了這麼多廢話的你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來惡搞惹~.~.~.

1.

赤ティン看著早已沒人的門口,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我要不要也昏倒一下,然後早退? "

這麼想著的他無意間踩到了躺在地上然後HP值歸零的まふてる

然後他看到有條血色液體從口水上覆蓋了過去

然後紅髮少年風中凌亂惹

2.

一臉 '歌詞太郎桑我來找你了! ' 的褐髮少年就這樣走【衝】出了保健室

結果在門口的正前方,跌了個狗X屎

"噫...痛痛痛___。" 他摸了摸撞到的腳,再轉過頭去看絆倒他的元凶

___竟然是一整套釣魚用具!!乾淨倒掛點啊這個!

...而且有一根釣竿被他踢斷惹

聽到動靜跑出來的赤ティン就這樣昏倒然後完成了早退的心願 (不是#

...

親愛der釣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_____!

                                                                                              FIN.


要糟...雨痕我要笑死惹(癱

评论
热度 ( 19 )